寵物死亡的痛

在美國的朋友, 大概都知道我對貓狗過敏, 但大家不知道的, 是這個過敏的背後其實有一個壓抑了近三十年的心理創傷. 在疫情發生之前, 我最後一次回台灣是2019年底, 有一天我媽遞給我一個鞋盒, 我心裡正納悶這是什麼的時候, 一打開發現裡面是我國中高中那時喜歡收藏的漂亮書籤/信紙卡片之類的東西, 還有一封信. 看著信封上註明 “悼歐弟 1992”, 我的眼淚就停不下來了. 那一年我18歲. 

我隱約記得那天晚上大家坐在客廳看電視 (我們住巷子內的公寓一樓), 老爸回來, 還沒關大門就開紗門, 結果歐弟 (當時家裡養的博美狗) 突然跑出去, 結果我們還沒反應過來, 就聽到巷子裡汽車緊急煞車的聲音. 實際上的細節我不記得了 (或者我不想記得), 我記得那晚大家都哭得唏哩花啦, 那次的離別, 應該是我人生中面對的第一個死亡, 那個心痛和心碎, 讓我 (無意識地) 在心裡發誓, 絕對不要再經歷一次 – 狗死了, 我的心有一塊也從此關閉了, 只是當時的我不知道, 這後面的代價. 

從那之後, 我絕口不提這件事, 雖然家裡後來都有繼續養貓狗, 但我永遠只看不碰, 當我去有養貓狗的朋友家, 或在路上看到可愛的貓狗, 或在Hiking trail上遇到騎馬的, 甚至對鳥, 對魚, 基本上對所有的動物, 我都保持距離, 很少會去觸摸牠們, 二三十年過去了, 我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影響. (我的確對貓狗過敏, 但是我其實還是可以摸摸牠們再去洗手, 只是心理那個痛, 讓我用保持距離來保護我的心)

我離婚六年, 這六年我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來療癒自己, 因為那些沒有癒合的傷口, 都會不斷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來提醒我去面對.  時間是 “不會” 治癒一切的, 它只是讓你把問題掩埋下去, 讓你麻木, 視而不見, 假裝一切都很好. 這方式也許適合某些人, 但不適合我, 因為無效. 

從小到大所經歷過的各式各樣的大小創傷, 而我們的心, 就像一個大型垃圾掩埋場, 經過長時間有意無意的累積, 所以一定是先清除上面那層 (因為比較不那麼痛), 等下面那層出現時, 才有能力去處理, 而最下面的也一定是最久遠, 最根本, 最痛, 也最不想面對的問題. 我們的腦袋也許會忘記, 但是我們的身體一直都記得, 所以有些事件會引發一些情緒, 而我們不一定都清楚知道原因, 就是這個道理. 

這幾年因為接觸身心靈認識幾位很棒的朋友, 大家各有專長, 各自經歷過不少人生創傷, 和多年的自我療癒, 所以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 彼此感到很安全, 可以分享內心的傷痛, 而不用擔心對方會怎麼評價你. 我們互相幫助, 互相鼓勵和陪伴, 一起走一段自我療癒的人生旅程, 我非常幸運.

其中有一位是芳療能量師Virna Low, 我跟她因為工作地點的中醫診所而認識, 最近這二年我和她每週交換服務一次, 我幫她做音療, 她幫我做芳療能量. 她告訴我, 她看著我這二年的轉變, 很替我高興, 她說我從一開始即使傷心, 還是會忍住流淚, 或者會轉移話題, 或用大笑來壓抑, 到最近我可以自在的讓淚水自然流下 (雖然比起2017年我在希臘, 去過火山島後做的靜心冥想時, 狂哭的情況還差很遠), 或者是她覺得雖然我們的友情很親密, 關係非常好, 但她可以感覺到我始終保持一個手臂的距離, 她知道那是我保護自己的方式, 不是我不信任她, 是我不信任自己. 而我必須學習信任自己, 就算未來再被最親近的, 最信任的人傷害, 我也必須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安然度過, 那樣我才能夠全然展臂的擁抱自己和別人, 而沒有保留.

有一天我跟她提起, 有關最近這幾年我發現很多貓狗會主動來親近我, 好像要告訴我什麼, 只是我不懂. 

前男友養二隻貓, 其中一隻對我特別友善, 每次我坐在沙發上看電影, 牠就會跳上我的身體, 趴在我的肚子上睡覺 (但從來不會跳上我前男友身上), 或者我停好車, 牠就會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出現, 然後停在大門口等我, 好像在迎接我的到來, 前男友每次看到這景象就會說, 牠真的很喜歡你, 因為我已經二天沒見到牠了. 

我去客戶家拍照, 有狗的, 狗會很熱情地撲向我, 有貓的, 不但不會躲起來, 反而會向我走過來, 連客戶看見都很驚訝, 因為他們家的貓通常很怕生, 會躲起來. 

去朋友家看電影, 朋友跟我說她家的貓有特定的位子, 所以我特意坐得遠一點, 結果她家的貓沒去坐牠自己的位子, 反而靠著我窩成一團睡覺, 等我起身離開, 牠躺在我剛剛用過的靠枕上睡覺.     

我知道這些都不是意外. 朋友跟我說, 貓狗都很有靈性, 很會 ”識人”, 牠們知道誰是真心喜愛牠們的人, 牠們有感覺到我內心裡有很的的愛, 所以牠們會靠近我.

於是當天, Virna針對我和歐弟意外過世的事件做能量清理, 我好好的哭了一次, 徹底地說出我心裡的感受, 也算正式的哀悼的死亡, 好好的跟說再見, 也好好的去面對我這麼多年壓抑的情緒, 好好的疼惜我的那個內在小孩.

說也奇怪, 那天之後, 我再遇到貓狗, 他們還是會很熱情地走向我, 而我也開始可以很自然的跟們玩, 摸摸們, 和們說說話, 事後也沒有一定要去洗手, 也不覺得不舒服. 我知道, 我心裡那塊缺口和傷痛, 慢慢地癒合了.

然後最近出現很多跟寵物溝通師的文章和訊息出現在我面前, 也許是歐弟想要告訴我什麼吧!!!

to heal
you have to
get to the root
of the wound
and kiss it all the way up

– rupi kau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