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poli-Capri-Rome

今天的計畫是去卡布里島的藍洞,可惜一大早就開始刮風下雨,我有心理準備藍洞可能去不成,當你期望不大時,失望就不會太大。撘船前往卡布里島時,雨似乎沒有變小的樣子,要進去藍洞,其實還是需要一點運氣的。導遊說:今天能不能進去藍洞,要到卡布里島上才知道。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有很大的期待,所以不管進不進得去藍洞,大家還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 為了一探藍洞,其實很麻煩,要先從義大利本地搭一般的公共汽船到卡布里島上,再換中船到藍洞附近,最後還要再換小船進藍洞。不過等我們到了卡布里島才得知無法進藍洞時,心中難免有點遺憾,尤其看到明信片上的藍洞,像藍寶石一般耀眼,再加上已經花了許多時間在交通上,而且還不知道下次何時有機會再來到這裡。不過,這下就有理由重遊義大利啦! 藍洞一向被譽為世界七大奇景之一,因為在陽光強烈的照射下,洞內的海水會呈現不可思議的晶藍色,讓每一個身歷其境的人驚嘆不已!進入藍洞裡面僅短短一、兩分鐘就會出洞,基本上我是覺得,除非你真的很想去藍洞,外加是天氣晴朗、風平浪靜,不然的話,我是覺得不值得用那麼多的時間及費用來回拿波里和卡布里島,只為了一試藍洞,還不如把這一天用在羅馬,以免敗興而歸。 在卡布里島及拿波里讓我見識到義大利聞名的狹宰巷弄及高超的駕駛技術,會車時候,二車身的間隔空間是約一指寬,那距離之近,幾乎是你手指伸出窗外就可以碰到隔壁車窗,讓我們每每都會停止呼吸。在高速公路上,最內線是限速90英哩,中線60,我們司機路易吉先生很喜歡開在二線之間,當前車開的較慢時,他就會跟車跟的很近,然後再快碰到前車之前超車。路上的車以小型車居多,超車都不打方向燈,聽導遊說,拿波里的義大利人開車是最危險的。﹝我們司機路易吉先生就是拿波里人,這是否也說明什麼呢﹞ 晚上到羅馬,我們沒和團體去用中國餐,問明集合時間後就自行跑到同巷子裡找一間當地餐廳吃披薩和提拉米蘇,然後再和大家一起坐車去飯店,不過後來發現大家的反應是那中國餐很難吃,反而羨慕我們在外面吃。今晚的氣氛不太好,因為和別人聊天的結果,好像很多人到目前為止都不太滿意,不管是對領隊、餐廳、飯店,有人試著反應,不過領隊似乎有點推卸責任,想解釋多過想改進﹝連裝個樣子也不會﹞,所以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私下和他說﹝因為我以前也做過旅行社,所以領隊對我的態度像是對同行一般,可以和他聊很多內幕,他也給我們很多方便和自由﹞,因為這樣下去,他的小費就有點危險了。不過我到是覺得他給我們夫妻倆很多自由,像今晚我們不想和大家用晚餐﹝因為是中國菜﹞,他還幫忙我們打電話訂餐廳﹝雖然後來沒去成﹞。 不過他們也真奇怪,來義大利這個美食王國,怎麼會對中國菜有所期待呢,最好吃的中國菜當然在台灣或大陸,來義大利當然要去當地餐館吃當地菜,才不枉一遊啊!不過就這最初的二天來說,我也覺得我付出的團費和得到的東西不成正比,希望接下來的狀況會好一點。 不過今晚在羅馬市區住的飯店就很不錯,從外觀看不出來,不過進到大廳和房間,就覺得比昨晚住的就要好太多了,除了淋浴間有點小以外﹝美國胖子可能會塞在裡面,不得轉身﹞。義大利飯店的電梯,不管幾星級的飯店,都是這麼小,只夠二個瘦子加二件行李。如果是美國大胖子,大概一個人家一件行李就塞滿了。

Rome-Pompei-Napoli

團體是今天一早7:40am抵達機場,而我們要從飯店坐車到機場和他們會合。飯店早餐是七點開始,去機場的飯店巴士是7:15出發,所以我們只有15分鐘吃。義大利的飯店早餐很簡單,但很好吃。我們狼吞虎嚥了一點食物,就去趕巴士了。我們7:45到入境機場,發現團體的班機提早半小時到,我們在抵達出口等到八點半,卻不見人影,害我們緊張很久,以為被放鴿子了,因為領隊的手機不通,就在我幾乎抓狂的時候,剛好有說中文的一群人從我身邊經過,我趕緊拉住他們問是不是台灣來的團體,在問旅行社及領隊的名字,確定就是我等到快發瘋的旅行團。一問之下,領隊的手機有開,但是有幾通電話沒接到,等我找到領隊,還要耐著快要爆發的脾氣,好氣的問,怎麼沒找我們就要上車?他說,他想讓團體先上車,在回頭找我們。我就說,我們的細胞都快死一半了,你要請我們喝咖啡押驚。 上車後就直奔龐貝城,三小時車程,中間會停休息站。休息站和台灣的休息站有點像,就是買點吃的喝的,順便上個廁所。休息站有分進出口,上廁所要給十分歐元,有賣咖啡和各式各樣的三明治,也有賣水和其他零食。我們點了二杯卡布奇諾﹝我是第一次喝,平時都喝拿鐵﹞和一個Crudo三明治﹝法國麵包夾Pruiscuto火腿﹞,那咖啡真是好喝,份量剛好,而且只要一塊歐元,很慶幸我有嘗試,不然就錯過好喝的咖啡。 距今一千九百年前,維蘇威火山爆發,在龐貝城堆積了大量的火山灰和火山礫,而毒性很強的火山氣體彌漫城內,死亡人數估計達2000人左右。結果,火山灰和火山礫堆積了3~4公尺,掩埋了整座龐貝城。埋沒在火山灰下的龐貝城,直到16世紀末才又重見天日。經過二百多年斷斷續續的挖掘,這座在地下沉睡千年的古城,已經有五分之四重見天日。現在,人們可以像當年進入龐貝城一樣,漫步在寬敞平坦的大街上,領略這座古城的風光。 龐貝城真是大,我們走了三小時還沒有逛到一半,很難想像那麼一個大城就被火山灰整個覆蓋,經過很長時間,人和動物的屍體腐爛了,則呈空心狀態殘留在火山灰中。考古學家把石膏液灌進這種模型,再現了受難者臨終時各種痛苦的姿態和神情,不過,很多真品都已經移到拿波里市區的博物館,可惜我們的行程沒有安排,不然我相信應該很值得一看。 我們今天晚上住拿波里,到飯店的沿途景色真美,有美麗的海岸線、延山而砌的房屋、藍白色的天空和海,讓人瞬間感到享受大自然美麗的幸福。拿波里又名那不勒斯(Naples),位於義大利西南端那不勒斯灣的北部,是義大利第二大港,也是世界上的美港之一。義大利有一句美麗的諺語:「見到拿波里,死而無憾。」因此有人說拿波里是樂園中的樂園。 那不勒斯灣是面臨第勒尼安海的港口,以海岸風景和深藍的海水而聞名。由維蘇威火山可俯瞰那不勒斯灣全景,像是一幅上帝傑作的圖畫。港灣的南邊是蘇連多,北邊是波索利。蘇連多建在一個高險陡峻的斷崖上,是地中海區特別美麗和高級的遊覽勝地。當地長滿了橘子、檸檬、橄欖和桑椹的叢林圍繞在港口四周,使蘇連多特具義大利小城情調。 在那不勒斯南方,有一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小島,卡布里島(Capri)。卡布里島以溫和的氣候聞名,種植很多熱帶性植物,而如童話般的別墅點綴在樹林中,使小巧可愛的卡布里島更具詩情畫意。著名的藍洞,是一個受海水侵蝕而形成的洞穴,當碧藍的海水淹沒洞口,耀眼的陽光透過海水不斷地幌動著,具有一股深黝奇異的神祕魅力。 到達飯店,我們先把行李放進房間,就和領隊及另一對年輕情侶走路去市 逛逛,因為今天是星期日,很多店都沒開,不過有開的店也不少啦,我們在菸草店買了郵票、明信片和古巴雪茄,看看店也看看人,然後坐飯店巴士回去飯店,看到太陽夕下的黃昏美景,親眼看到的景色絕對比明信片上要美上幾倍。晚餐在飯店裡用自助餐,菜色還不錯,有牛排、豬腳、火雞、水果及其他蔬菜沙拉。回到房間,原本打算洗個澡再去酒吧坐一下,結果洗好澡一碰到床就睡著了。

SFO-Toronto-Paris-Rome

我們是婚後一年才補度蜜月,於是決定好好玩他17天。因為我們都沒去過義大利和巴黎,加上聽說義大利的治安不太好,於是決定參加旅行團。我們義大利12天是跟台灣的皇家國際旅行社的團體在羅馬集合,從義大利南邊的拿波里、卡布里島開始玩,一路北上到龐貝、羅馬、梵蒂岡、阿西西、西恩那、聖吉米安諾、佛羅倫斯、比薩、維諾那、威尼斯、米蘭,我們自己在米蘭又多停留了一天才去巴黎,在巴黎玩了三天後才回舊金山。 第一天一早4:15 從家裡坐送機巴士出發,到達舊金山機場才五點。因為怕爬不起來,所以一整晚沒睡,想到飛機上再睡。這次是坐7:40am加航,先飛四小時到多倫多,停留三小時再飛六小時到巴黎,美國到加拿大的往返屬境內飛行,所以出境機場就不如國際機場有免稅店及餐廳。一早機場內的旅客還不少,等候安檢的隊伍一長條,電腦和底片不能放進托運行李,安檢要脫鞋和外套,但實際上不如傳說中那樣嚴格啦。 在後機室等候,閒來無事就到處走動,看到一排座位很高的擦鞋處,長的和電影裡的一模一樣。很有趣喔! 飛多倫多的飛機很小﹝因為是被當做飛國內線﹞,左右二排,商務艙是每排二個座位、經濟艙是三個座位,商務艙一個洗手間在前,經濟艙二個洗手間在後,我們剛好坐在靠窗的二個位子。第一餐是早餐「English Muffin」有點像是肯德基的比斯吉,中間夾一個香腸肉煎蛋。水果是香瓜、葡萄、橘子。麵包和奶油都是又冷又硬,不知是不是要我們自己帶蠟燭烤軟呢?(因為打火機不能上飛機吧) 在多倫多停留三小時,剛好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從機場的這頭坐接駁巴士到機場的另一頭,然後吃頓熱騰騰的披薩,在後機室的椅子上補眠,再飛巴黎。 飛巴黎的飛機也不大,不過感覺新很多,左右二排是二個位子,中間那排是四個位子,我們這次運氣不錯,坐在只有二個位子的左側,剛好馬克愛靠窗,我愛靠走道,而且還靠近逃生門和洗手間,與空服員對坐,腳還可以伸直。 上飛機後,機長就講一些例行公事,不過有趣的是,他還宣布機上有對新婚夫妻要去度蜜月﹝不是我們啦﹞,伴郎請機長特別公開歡迎他們,機上乘客聽到後也報以熱烈掌聲。與我們對坐的空服員得知我們也是要去度蜜月的,還特別問我們需不需要機長廣播歡迎咧! 我們在法國時間的早上八點抵達巴黎,外面的天氣是又霧又雨,轉飛羅馬的飛機是下午四點,原本還期望能換早一點班機去羅馬,一問之下才知道飛羅馬的飛機班班客滿,結果巴黎機場沒有置物櫃讓我們放行李,而我們又不願意拖著行李去市區,只好窩在機場等到登機時間了。在巴黎機場晃了六小時後的結果是—我不喜歡巴黎機場。所有的椅子都是金屬做的,都有扶手,所以你就不能躺著睡,東西的選擇少又難吃,多倫多機場還好一點(開始想念舊金山機場)。 好不容易到了可以Check-in的時候,我們早早進關,發現免稅店裡的東西實在不怎樣,就到登機室去等。這時候你就可以看見義大利人生性熱情的一面,旁邊有一位單身年輕女子,一群年輕義大利男子就接二連三的湊過去找他聊天,在我們的眼裡,實在有趣 (如果不是馬克一直粘著我,我應該也有機會吧)。 飛羅馬的飛機也是小,左右二排各三個位子,而椅套是綠色。飛了二小時到羅馬,發現羅馬機場更是簡陋,行李拿了就可以直接出關,沒有海關也不用填海關入境單,我看到一對義大利人好像是專程飛巴黎去買LV包包,因為什麼行李都沒有,只有二大袋的LV。 出了關,就去旅客服務中心問去飯店的搭車問題,結果他們居然說,飯店離機場很遠,只能靠計程車。還好我有做功課,訂房資料上明明寫著有飯店巴士可搭,還是自己去找吧。走到外面,尋找那標示不太清楚的站牌,剛好我們的飯店巴士開過我們面前停在不遠處。於是我們快馬加鞭趕去搭車。從機場到飯店約15-20分鐘,Four Points Hotel一晚110元,我們覺得物超所值,房間內部簡單明亮,除了沒有牙膏牙刷,其他一樣都不少,還有網路可用,你只要自備纜線。大廳有現場演唱,飯店還給我們二張歡迎光臨免費飲酒卷二張,最棒的是,當地餐廳是走路五分鐘就會到的。 我們洗完澡,就等不及去享用我們在義大利的第一餐,櫃檯給了一張該餐廳的廣告單,上面有列一些餐飲選項和價錢,和櫃檯確定一些義大利文後,我們就出門去吃飯了。那家餐廳算中規模,好像才裝潢不久,服務生很努力的用他的破英文來解釋及回答我們的問題。我們點了一個招牌披薩﹝服務生很疑惑的問我們就點一個披薩嗎,後來才知道當地人都是一人吃一個。披薩約12吋大小,招牌披薩是薄餅、上面有火腿、茄子、番茄、Artichoke和起士,那真是人間美味,好吃的說不出話來,不過呢,下次就不要點水了,因為一來是一大瓶,二來覺得那水有一個味道。馬克點了一杯紅酒,餐桌佈置費是三塊多(在義大利,坐下來吃喝就得多付一條“餐桌佈置費”),總共是18塊多,不過沒看到帳單上有含小費,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內含還是外含,所以我們還是給了一成小費。 用完晚餐回到飯店,我們到大廳旁的酒吧享用我們的免費招待卷,現場演唱的女歌手自談自唱,會唱好幾種語言的歌喔。大致說來,我們對第一晚的飯店和晚餐是滿意的不得了,明天一早要去機場和團體集合啦。  左圖是巴黎的卡不奇諾,長相和義大利的不一樣﹝奶泡上面有灑肉桂粉﹞,咖啡口感和味道也不一樣,而且還更貴,一杯要二塊半歐元。右圖是義大利的卡不奇諾,香濃味美,比巴黎的好喝太多,而且便宜,一杯只要一歐元。

優勝美地一遊

我和老公及朋友剛從優勝美地玩回來,看到好大的瀑布,享受涼爽的氣候。我覺得今年矽谷的氣候異常,還沒四月耶,卻熱的像七月的氣溫,加上今年都沒下到什麼雨,不敢想像暑假會變成什麼樣喔! 我們算蠻大膽的,完全沒計畫也沒訂房,臨時起意就出發了。途中打電話去問園區的住宿才發現全部客滿,不過既然已經出發了,到時候再說吧。 幸運的是,離國家公園入口約一個半小時的幾家旅社都有空房,萬一真的找不到更近的,最壞的打算就是回來住這邊。後來找到Yosemite Lakes Preserve,有蒙古包(Family-Size Yurts),帳棚(Tent Sites),牧場小屋(Rustic Bunkhouse Cabins)。 我們後來住在一個離園區入口約25分鐘的現代蒙古包,裡面有一個簡單的小廚房及四人份的餐具,有冰箱及微波爐,一張雙人床及一張雙人沙發床,要自備睡袋。室內有暖氣及衛星電視,一晚才$75 外加稅。(209-962-0121/800-533-1001) ,屋外還可以升火喔,蠻有情調的。 現在是去優勝美地的好時候,因為開始融雪,你可以看到最大最漂亮的瀑布,氣溫涼爽,又沒有太多遊客,如果你要玩的徹底一點,大概三天二夜,不過體力要很好就是了。如果像我們,走了一個瀑布、一個湖、及一些其他較簡單的地點,二天一夜也就夠了,因為體力不佳,真的無法每個瀑布都去。不過真的是很漂亮喔。空氣很乾淨,天氣晴朗涼爽,心情就跟著好起來。在走路的過程可以聊聊天、說說笑,很有談戀愛、約會的感覺喔。 以下是鄰近的住宿資料: Yosemite Lake Preserve 800-533-1001/209-962-0121 Groveland Hotel 800-273-3314/209-962-4000 http://groveland.com/ Yosemite Westgate Lodge

1 45 46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