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ies

第六感和直覺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我的直覺蠻準的, 但是發現從希臘火山靜心大哭以後, 我的第六感變得更敏銳, 或者跟老天的連結更直接.

舉幾個我記得起來的例子:

今年五月在Palm Springs參加攝影課程的時候,  頭幾天老師對大家帶來的攝影作品做Image Review/建議. 這一班有十六位, 其中二位是女性, 男性年紀老少3:1, 多數都有十幾二十年的攝影經驗, 雖然未必是在建築攝影主題, 但作品都拍得很不錯, 我雖然不是排名前幾名, 但自認也不會是倒數二名, 但不知為何, 老師看到我的作品時, 只說了三句話 (some are over saturated, you have native eyes), 然後就結束了, 而其他幾位我認為拍得比我更差的, 卻得到老師許多的講評和建議. 我心裡雖然有點不平, 但也就隨它去, 因為我自己知道, 我的確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尤其是Photoshop.  如果我會用Photoshop, 我的照片會有明顯的進步.

結果接下來二晚, 我分別收到二位潛在客戶, 他們覺得我拍的很棒, 想要進一步了解我的收費和工作方式, 這就好像老天間接地在告訴我, 不要把老師的態度放在心上, 他不欣賞你, 會有別人欣賞你的.

當初在報名課程時, 因為一共只有四天, 而多數攝影課都是三天, 所以一天的課程選擇不多. 今年剛好有一個一天的Drone class, 我就報名了.  其實幾年前當Drone開始的時候, 我就有在注意了, 但是當時的攝影飛機選擇很少, 價錢很高, 功能不齊全, 操作困難, 所以我就沒有踏入, 但一直都有在注意它的發展.

所以上完課, 試飛過後, 就帶了一台回家. 因為包裝很大, 我必須將包裝拆掉, 才能放進行李箱帶上飛機, 所以我到機場後就在旁邊拆箱, 然後把箱子放在垃圾桶旁邊. 才起身走沒幾步, 我的腦袋裡出現一個感覺, 要我再檢查一次所有的盒子, 所以我掉頭回去, 把所有的盒子都打開來並壓平, 果然發現有幾樣小東西我沒看到, 還在盒子裡, 感謝老天的警告啊.

我對人的感覺也很敏銳, 往往在一個環境裡, 跟一群不認識的人在一起, 我很快就有感覺哪幾個人讓我不舒服, 尤其做人不誠實/不正直, 或者內心對人另有所圖的那種人. 我記得十年前我還是一位地產經紀新人, 在公司上課的時候, 教室裡坐了幾位同樣新手的同事, 其中有一位男同事, 不知為何我就是不想接近他, 後來每每遇到他, 我也只是禮貌性打個招呼, 故意保持距離, 後來幾年慢慢聽到他的一些風聲, 就間接證實我當時對他的感覺是對的. 我不是很主動或很熱絡去認識新朋友的人, 但我發現有些人就是能讓我在很短的時間變得很熱絡, 好像我們認識很久, 而有些人就是讓我熱絡不起來, 我也不勉強自己, 就保持淡淡之交就好.

對環境也是, 我走進不同的房子或場所會有不同的感覺, 而且是在很短的時間內. 我記得十幾年前要買房子的時候, 有些房子我一走進去我就想離開, 有些房子一走進去我就不想離開, 這跟房子的氣場有關, 而不是內部裝潢的關係. 而現在的反應更直接, 有時候我走進一間超市, 可能因為超市裡的人多氣雜, 我馬上開始打嗝, 好像我的身體就開始自動排掉廢氣, 真的很難解釋, 有時候一打嗝就打十幾二十分鐘, 其實很不舒服的.

除此之外, 有些人事物, 好像冥冥中注定, 在該出現的時間就出現了.  所以我很相信, 每個人在某個時間點, 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都有它的原因. 而我現在就是學會接受, 然後從中學習它要告訴我的課題, 我把它當作修行.

今年七月上完趙學忠大師的氣功高級班後, 接下來應該還有更多無法解釋的事出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