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ies, Hypnotherapy, Self-Improvement

The Power of Intention

(中文版在最下方) I was sitting in downtown Sunnyvale’s coffee shop early this morning, next to a wide-open window so I can feel the breeze from the wind, the cool crisp fresh air, the old love song playing in the shop with my hot coffee, and I can see the street path closed-off with lots of booths were setting up because it is the Art and Wine Festival this weekend. At that moment, I truly felt that life is good, so many things to be grateful for, and I haven’t had this type of feeling for so long. I know I have got out of the dark tunnel finally.

On top of that, I start seeing the power of the intention.

Lately, I keep thinking about what I want in life at this point forward, and what is my goal for my healing biz. I went through a lot in life (I know there are many people had a worse life than mine; however, there is no need to compare pain unless you are trying to diminish someone’s pain existence which is not my goal here), and the last 5 years were the worsed; however, it also teaches me the greatest life lessons that I wouldn’t have learned otherwise. For that, I thank myself for not giving up although I have thought about it a few times. I am also very thankful for those family and friends who have been there all these years for me.

So I would like to return the favor and paying forward.  I said to the universe that I want to let more people know about the power and the benefits of the Sound Healing and Hypnotherapy, and use these two modalities among other things that I know or have learned to help others to heal themselves from whatever trauma that they have been through. I ask the universe to help me and guide me to find a way to get into all big high-tech companies’ wellness program for their hard-working employees who live in a high-stress life.  I believe the universe will make that happen.

And all of sudden, I have four new clients from Yelp booked appointments within two weeks. On top of that, I got an email from the Intuit‘s Wellness and Lifestyle Expo organizer who offer me to hosting a booth and educate their employees about my services and get the opportunity to book new clients on site. Intuit has 2500 employees and expect 500 would attend the event. I take it as a sign that the universe is responding to my intention.

Plus, possibly to do workshops with acupuncturists with Sound Bath (where I got that idea from).

By the way, if you are a yoga instructor specialize in either Yin yoga, Restorative yoga, yoga Nidra or you lead meditation, please contact me.  I would like to create a workshop together.

Or if you are interested to host a Sound Bath for your special private event, let me know.

Stanford’s Health Improvement Program has a regular Sound Immersion event at the Graduate Community Center.

Thank you for the universe, the God, the Buddha, the higher power, whatever that is, Thank you for helping me so I can help others.  I wish everyone can live in a healthy and happy life.

 

今天一大早我一個人坐在Sunnyvale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館靠窗的位子, 窗戶敞開, 我可以感受到涼爽的微風吹在我臉上, 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咖啡廳裡放熟悉的老情歌, 我正享受著香氣撲鼻的熱拿鐵. 我看著窗外正在準備的攤位, 原來這二天剛好是Sunnyvale的藝術和美酒節. 在這個當下, 我真心感受到生命的美好, 有好多事是值得心存感恩的, 而我已經許久不曾有這樣的感覺, 這讓我知道, 我已經走出那個黑暗的隧道了.

而且, 我開始感受到 “意念” 的力量.

最近我一直在想我接下來的歲月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還有我對我的療癒工作的目標是什麼. 我這一路上經歷過許多 (我知道有很多人有比我更痛苦更慘的經歷, 但我無意與他人的痛苦比較, 因為痛苦是真實的, 比較的心態似乎有貶低痛苦的事實, 其實沒有意義, 也不是我的目的). 在過去的五年是我最痛苦的時候, 但也教會我許多人生很寶貴的一些事情, 如果沒有這些經歷, 有可能我沒機會學會. 為此, 我要感謝自己, 這一路走來沒有放棄自己 (雖然我考慮過幾次). 我也非常感謝這一路相伴的親朋好友.

所以我希望能回饋, 我過去接受過別人的幫助, 現在我希望我也有能力幫助別人. 我向老天許願, 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頌缽音療和催眠的力量和好處, 讓我用我所學所知的東西來幫助別人, 讓他們也能從過去的傷痛當中慢慢療癒自己. 我請老天幫忙, 引領我找到一個管道或方式進入各大科技公司的Wellness Program, 來幫助那些身處高壓工作環境的員工, 我相信老天會實現我的願望的.

結果沒幾天, 我突然收到四位預約音療和催眠的新客戶, 然後收到一封來自主辦Intuit Wellness & Lifestyle Expo的電郵, 邀請我參加, 讓我介紹和教育Intuit的員工有關我的音療和催眠. Intuit有二千五百位員工, 預計五百位會參加Expo, 我把這突如其來的機會當做老天聽到我的許願了.

另外, 我正在和幾位中醫師討論合辦針灸和音療的活動.

如果你是瑜珈老師, 或是靜坐老師, 有興趣和我一起合辦活動的話, 請和我聯絡.

如果你有興趣聘請我去幫你做一個私人的Sound bath, 也請聯絡我.

史丹佛的改善健康的活動中有一個固定的音療活動.

感謝老天, 神明, 看不見得更大力量, 不管是什麼, 我都感謝你的幫助. 我希望每個人都過著健康快樂的生活.

Diaries

第六感和直覺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我的直覺蠻準的, 但是發現從希臘火山靜心大哭以後, 我的第六感變得更敏銳, 或者跟老天的連結更直接.

舉幾個我記得起來的例子:

今年五月在Palm Springs參加攝影課程的時候,  頭幾天老師對大家帶來的攝影作品做Image Review/建議. 這一班有十六位, 其中二位是女性, 男性年紀老少3:1, 多數都有十幾二十年的攝影經驗, 雖然未必是在建築攝影主題, 但作品都拍得很不錯, 我雖然不是排名前幾名, 但自認也不會是倒數二名, 但不知為何, 老師看到我的作品時, 只說了三句話 (some are over saturated, you have native eyes), 然後就結束了, 而其他幾位我認為拍得比我更差的, 卻得到老師許多的講評和建議. 我心裡雖然有點不平, 但也就隨它去, 因為我自己知道, 我的確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尤其是Photoshop.  如果我會用Photoshop, 我的照片會有明顯的進步.

結果接下來二晚, 我分別收到二位潛在客戶, 他們覺得我拍的很棒, 想要進一步了解我的收費和工作方式, 這就好像老天間接地在告訴我, 不要把老師的態度放在心上, 他不欣賞你, 會有別人欣賞你的.

當初在報名課程時, 因為一共只有四天, 而多數攝影課都是三天, 所以一天的課程選擇不多. 今年剛好有一個一天的Drone class, 我就報名了.  其實幾年前當Drone開始的時候, 我就有在注意了, 但是當時的攝影飛機選擇很少, 價錢很高, 功能不齊全, 操作困難, 所以我就沒有踏入, 但一直都有在注意它的發展.

所以上完課, 試飛過後, 就帶了一台回家. 因為包裝很大, 我必須將包裝拆掉, 才能放進行李箱帶上飛機, 所以我到機場後就在旁邊拆箱, 然後把箱子放在垃圾桶旁邊. 才起身走沒幾步, 我的腦袋裡出現一個感覺, 要我再檢查一次所有的盒子, 所以我掉頭回去, 把所有的盒子都打開來並壓平, 果然發現有幾樣小東西我沒看到, 還在盒子裡, 感謝老天的警告啊.

我對人的感覺也很敏銳, 往往在一個環境裡, 跟一群不認識的人在一起, 我很快就有感覺哪幾個人讓我不舒服, 尤其做人不誠實/不正直, 或者內心對人另有所圖的那種人. 我記得十年前我還是一位地產經紀新人, 在公司上課的時候, 教室裡坐了幾位同樣新手的同事, 其中有一位男同事, 不知為何我就是不想接近他, 後來每每遇到他, 我也只是禮貌性打個招呼, 故意保持距離, 後來幾年慢慢聽到他的一些風聲, 就間接證實我當時對他的感覺是對的. 我不是很主動或很熱絡去認識新朋友的人, 但我發現有些人就是能讓我在很短的時間變得很熱絡, 好像我們認識很久, 而有些人就是讓我熱絡不起來, 我也不勉強自己, 就保持淡淡之交就好.

對環境也是, 我走進不同的房子或場所會有不同的感覺, 而且是在很短的時間內. 我記得十幾年前要買房子的時候, 有些房子我一走進去我就想離開, 有些房子一走進去我就不想離開, 這跟房子的氣場有關, 而不是內部裝潢的關係. 而現在的反應更直接, 有時候我走進一間超市, 可能因為超市裡的人多氣雜, 我馬上開始打嗝, 好像我的身體就開始自動排掉廢氣, 真的很難解釋, 有時候一打嗝就打十幾二十分鐘, 其實很不舒服的.

除此之外, 有些人事物, 好像冥冥中注定, 在該出現的時間就出現了.  所以我很相信, 每個人在某個時間點, 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都有它的原因. 而我現在就是學會接受, 然後從中學習它要告訴我的課題, 我把它當作修行.

今年七月上完趙學忠大師的氣功高級班後, 接下來應該還有更多無法解釋的事出現吧.

Art, Diaries

療癒的成人繪本和插畫

在臉書上看到幾篇和成人繪本或插畫有關的文章, 覺得畫得好美, 又很確切反映出成人生活中的一些領悟, 所以貼出來跟大家分享.

《VO》導讀:很多人生道理,難以用言語表達。那就讓療癒水彩畫來告訴你吧!(圖: 太過理性會囚禁自己) Artist: Jean-Pierre Weill

《VO》導讀:西班牙藝術家的「超暖心」的 15張插圖,讓你獲得 滿滿正能量!(圖: 恐懼不會消失,就學著與它好好相處吧) Artist: Alex Noriega

《VO》導讀:獻給正在尋找幸福的你  (圖: 幸福一直都在,只是我們願不願意去「看見」。) Artist: Josef Lee

《VO》導讀:「做自己」的勇氣為何重要 (圖: You never know that you can fly) Artist: Salu Lu

 

 

 

Diaries

對自己誠實

stay-single-until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每個人都會有些缺點,你知道這件事,因此你不是在追求完美的對象。可是愛情裡的不好,有時候卻不是要求對方要有多麼好,而是裡頭無法接受的差異,而這些落差已經造成了傷害。那些所謂的「傷害」,並不是指行為的暴力,而是落在心上的那一拳,是一句話、一個漠視,最後再也難以跨越。

然而,真要離開不適合的人仍是很難。你還是會覺得自己做不到。你不知道若現在不要了,還要等待多久?你也不知道,會不會再遇見另外一人?甚至是,你會懷疑他是不是其實就是自己所能遇到的最好的人了?每當放棄的念頭浮現時,這些話語都會像跑馬燈一樣,不斷閃過自己的腦海。所以你會要自己去接受,學著把他的不好當成是一種合理。不用他說服你什麼,你已經先找好理由入座。

或許愛情並沒有一定的準則可以依循,每個人對於好的定義也不相同,但不會變的卻是自己的感受。當你覺得被不理解了、被敷衍了或是被傷害了,就是一個警訊。也就是像是「其實他還是不錯」這句話,當需要一直這樣提醒著自己他的好的時候,往往剛好代表了他有多不好。

在沒有東西可依循的時候,請試著遵從自己的感受;在不知所措的時候,請安靜聆聽自己的聲音。要別人對自己負責前,你要先做到對自己負責

誰也無法保證會不會再遇到更好的人。 兩個人在一起時不能保障甚麼,一個人的時候也一樣,不管是單身或相戀,都各有各的難處,然而這不應該成為讓自己委屈的理由。愛情可以不管形式,只是可以確定的是,若老是傷著心,就不要想著以後會有多開心。愛情不是一種將就,兩個人在一起也不是一種湊合,與其兩個人在一起不開心,不如一個人時的歡欣。相愛的人不一定適合在一起,可是要處得好才可以一直愛下去。去找一個可以相處的人,一起好好過生活,而不是期待著有朝一日生活會變好

life-is-short

當我們不想維持關係時,對方的種種缺點就出現了

在《阿德勒教你面對人生困境》這本書裡,岸見一郎先生提到阿德勒博士的思想中,有所謂「因果關係的假象」。也就是,我們本來以為,某件事是促成某個現象的原因,但其實是先有目的才有原因。

「我們討厭某個人的時候,要列舉出許多原因並不難。例如,我討厭他優柔寡斷。但同樣的我,過去可能認為他是一個好相處、不會任意指使他人的人。又或者,我原本喜歡一個人是因為他做事井井有條,但後來可能又會嫌他老愛在小事上堅持。或者,以前覺得某個人不拘小節,後來卻覺得他太粗線條。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當我不想和那個人維持關係時(這才是找缺點真正的「目的」),我就不得不找出他的短處。這樣才能把不和他繼續維持關係這件事正當化。」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這種現象其實經常發生。這是一種合理化自己行為的做法,當事人常會藉著這樣的方式,自欺也欺人,然後自己也擋不住這樣的歷程,以致關係終至無法挽回。

所以平時要學習了解我們自己,就是別讓自己陷入某種慣性,最後是慣性主宰我們的生活,我們的自主意識被我們自己壓縮。

其實,人與人相處,有負向情緒產生,這是很正常的事。有負向情緒產生,大腦就會自動化地浮現,想要放棄關係的想法,這也很自然。只不過,接下來我們就要清楚覺察,然後用理性評估了。

像是,關係真的沒辦法維繫下去了嗎?對方的優點,全部被我們轉成缺點,這是合理的嗎?如果我們沒有藉此成長,學習關係要經營,自己的負面情緒要自己處理,那麼,遇到下一位,再下下一位,我們是不是都會重複同樣的歷程,然後把自己弄得遍體麟傷?

最後走到深處,常常會觸及到一個議題,就是我們覺得自己值不值得被愛。連我們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那對方付出多少善意,都可能被我們懷疑。連我們自己都不懂得珍愛自己,那麼負面情緒就會在我們身邊打轉,如此,我們看出去的世界,就常常是灰蒙蒙一片而看不清。

自我成長的練習方式之一,阿德勒博士提醒我們,讓我們問自己:我們是不是「為了支持心中早就下好的結論,創造出某種情感或情緒」?

有些愛是因為自己放棄得太早,然而也有一些愛,則是離開得太晚,這是你最後才終於體悟到的事

兩個人在一起時常都是苦樂參半,再加上一點時間之後,就會叫人分不清好與壞,只剩下難以言喻,而這也是愛情裡的最難割捨。有時候離不開一個人,不是因為不甘心,也不是因為捨不得,而是對與錯會在相處裡模糊,會叫人加倍艱難去跟一個付出過感情的人畫清界線。這裡頭包含著更多的連自己都無法理解的部分,但你唯一確定的是,你並不希望傷害對方。

不傷害對方,成了你最強大的依據,所以你留下,所以你想辦法解決。只是你沒料到的是,你解題的方法最後竟然變成了是一種消耗自己,愈是努力就愈是感到受傷。只是、只是,愛情始終最要顧慮的都是愛,而不是傷害,我們無法保證對方可不可以愛自己,但至少要能做到對自己誠實

愛仍可以是解答,但卻不能給予保證,兩個人在一起,不是只跟愛有關,其中更有著合不合適。盡了全力之後就放過彼此吧!放過一個人配合/另一個人勉強的虛度、放過一個人奮力/另一個人空轉的消耗,這是愛的進階學習,它告訴你愛很重要,但也不要閉著眼睛去忽略問題。放手不一定都是壞事,一個人拖著另一個人的愛並無法擁有幸福。而在更多的時候,不傷害一個人的方法並不是指留下,而是離開。有時候先說分手不是無情,而是勇敢,也是一種對彼此最大的祝福。

親愛的,請相信你自己,做了許多努力。

在這些努力的過程,你總是想著對方還是沒有回頭、對方還是沒有肯定、對方還是不給回應,或是為什麼情況還是沒改變?你疑惑著是不是因為你不夠努力,所以沒能讓對方在乎你、同意你、關注,或是肯再多懂一點兒你的需要⋯

你沒看到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也沒看到自己一直以來所做的去滿足、去給予。你總看到對方的拒絕,卻始終看不到自己的疲累與耗竭。

你已經夠努力了。如果努力那麼久卻無法達成目標或期待,或許,並非表示你不夠努力,而是你努力的方向及對象錯了

你能不再單靠著努力,面對人生,或許你會因此感受及看見,這人生還有你值得去體驗的生活,還有你值得去經歷的地方。

也許,人生除了「努力」之外,你需要學會的是「停下來」及「轉身」,去經驗更大的世界,去遇見真實的愛,去改變過去長期的「習慣」。

Diaries

Holographic Will in California

Estate_Planning不論你是單身或已婚, 有沒有房子或小孩, 我都強烈建議你找Estate Planning Lawyer, 設立一個生前信託 (Living Trust), 因為生前信託設立好後, 不用經過Probate Court, 財產內容都是私密, 中間還包括指名由誰決定你的醫療決定, 由誰處理你的財務, 你的身後事等等; 如果你只有遺囑(Will), 就需要經過Probate Court (付錢請法院管理你的財產, 直到法院弄清楚你是否有欠稅, 誰是你的法定繼承人, 這一搞可以幾年, 幾萬塊的管理費), 而且財產內容會是公開檔案.

尤其你有房子或有小孩, 及早設立生前信託 (Living Trust)就更顯重要, 因為你可以交代清楚, 當父母過世後, 誰有孩子的監護權或財產怎麼分配, 而不是由法院來替你決定.

However, 不管基於什麼原因, 你來不及設立生前信託, 但又因故急需弄一個遺囑的話, Holographic Will會是最快的方式.

In California, if you write out a will entirely in your own handwriting (no typewritten or pre-printed portions) and sign and date it, it’s a legal holographic will. [California Probate Code §§6110-6111]  A holographic will does not need to be witnessed.

每個州對Holographic Wills的要求不同, 所以你需要查清楚你所在的州法, 這裏只提出加州Holographic Wills的規定.

How to write your own Holographic Will as a California Resident?

我這裡提出一個範本讓大家參考, (紅色部分需填你自己的資料), 全部內容必須是你親自手寫在白紙上, 寫上日期, 簽名.

 

I, SABRINA HUANG OF SANTA CLARA COUNTY HEREBY DECLARE THE FOLLOWING:

I HEREBY REVOKE ALL PREVIOUS WILLS AND CODICILS.  I INTEND THIS WILL TO BE A HOLOGRAPHIC WILL – ALL IN MY OWN HANDWRITING, AS PER CALIFORNIA STATUTE.

I AM OF SOUND MIND.  ALL MY JEWELRY, PERSONAL BELONGINGS AND RESIDUE OF MY ESTATE I LEAVE TO THE FOLLOWING PEOPLE/CHARITIES.

For people, please leave their name, phone numbers, and address.

For charities, please list the name of the organization, and the tax ID.

I NOMINATE THE FOLLOWING PEOPLE TO BE THE EXECUTORS OF MY WILL, THE FIRST TWO TO SERVE TOGETHER AND THE THIRD TO SERVE AS CO-EXECUTOR IF EITHER NOMINATED EXECUTOR IS NOT WILLING OR ABLE TO SERVE.  (這部分是按照我的意願, 列出三位執行者, 只要其中二位願意一起執行即可)

List all three names and phone numbers.

I HEREBY SIGN THIS WILL AT LOS ALTOS, CALIFORNIA ON AUGUST 26, 2016.

 

SABRINA HUANG‘S SIGNATURE

 

事先設好生前信託, 是你能為活著的家人做最好的準備, 因為所有的事情都能照你的意思執行, 沒有人需要為了孩子的監護權, 你要不要拔管, 財產怎麼分配, 而鬧上法院打官司.

Why Holographic Will is a bad id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