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死亡的痛

在美國的朋友, 大概都知道我對貓狗過敏, 但大家不知道的, 是這個過敏的背後其實有一個壓抑了近三十年的心理創傷. 在疫情發生之前, 我最後一次回台灣是2019年底, 有一天我媽遞給我一個鞋盒, 我心裡正納悶這是什麼的時候, 一打開發現裡面是我國中高中那時喜歡收藏的漂亮書籤/信紙卡片之類的東西, 還有一封信. 看著信封上註明 “悼歐弟 1992”, 我的眼淚就停不下來了. 那一年我18歲.  我隱約記得那天晚上大家坐在客廳看電視 (我們住巷子內的公寓一樓), 老爸回來, 還沒關大門就開紗門, 結果歐弟 (當時家裡養的博美狗) 突然跑出去, 結果我們還沒反應過來, 就聽到巷子裡汽車緊急煞車的聲音. 實際上的細節我不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