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死亡的痛

在美國的朋友, 大概都知道我對貓狗過敏, 但大家不知道的, 是這個過敏的背後其實有一個壓抑了近三十年的心理創傷. 在疫情發生之前, 我最後一次回台灣是2019年底, 有一天我媽遞給我一個鞋盒, 我心裡正納悶這是什麼的時候, 一打開發現裡面是我國中高中那時喜歡收藏的漂亮書籤/信紙卡片之類的東西, 還有一封信. 看著信封上註明 “悼歐弟 1992”, 我的眼淚就停不下來了. 那一年我18歲.  我隱約記得那天晚上大家坐在客廳看電視 (我們住巷子內的公寓一樓), 老爸回來, 還沒關大門就開紗門, 結果歐弟 (當時家裡養的博美狗) 突然跑出去, 結果我們還沒反應過來, 就聽到巷子裡汽車緊急煞車的聲音. 實際上的細節我不記得了

身心靈方面的臉書頁分享

我在臉書上有Follow一些人, 有些是心理醫生, 有些是咨詢師, 有些從事身心靈方面, 我從他們的文章或建議中收穫很多, 貼出他們的臉書頁, 和大家分享. 如果你也有不錯的, 請留言分享喔!!! Niseema Tsai ~『共情——世間最好的心理治療處方。我的情緒,你看到了它,理解了它,我們之間就產生了連接、感覺到親密。如果我不能表達它,你也不能看見它,我們兩個一起回避了它,我們之間就只能有一種厚厚隔閡,你走不近我,我走不近你。情感被堵住,隔閡就產生了。情感被分享,能量就流動了。』 有很多過度強調正能量的患者, 都會無意識地要求自己: ✽要開心、要正能量。 ✽要給身邊的人帶來開心。 ✽不要影響氛圍也不要影響別人的心情。 ✽要堅強,不要給別人填麻煩。 ✽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給大家, 要保持自己正能量的狀態,時刻做別人的開心果。 ✽要做小太陽,充滿光與愛。 仿似開心、積極、陽光、好形象、堅強、正能量才是對的, 才是我們應該做的,應該追求的。 悲傷、消極、糟糕形象、脆弱都是應該盡量消除的。 所以每當與人在ㄧ起的時候,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