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s, Self-Improvement

愛在頭腦靜止的時候現身 –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愛在頭腦靜止的時候現身

「愛到底是什麼?它是我們的受苦、煩惱停止的時候,所展現的一種自然的狀態,而不是別人可以給予的東西。」~劉素珍

昨天跟朋友們討論《當下的釋放》這本書,有些朋友似乎真的藉此跨越了某些障礙,有些朋友則充滿了疑惑。就這本書的內容來說,有這兩種反應,其實也相當自然。

因為這兩種反應,在我自己身上都出現過。具體來說,我不確定是不是度過了某些特定的障礙,但是作者的引領,或者類似的說法,我感覺對我有相當的幫助。

去理解自己,只要不抵抗,只要沒存心去消滅煩惱苦楚,很自然地會感覺到對自己的疼惜。尤其回想到自己年幼無力的時候,那些未獲得解答的、未被滿足的,以現在的年紀閱歷與資源,更是有能力為內在小孩盡一份心力。

文字言語只能給個方便,最終還是回到個人的體驗。我的體驗尚淺,這不是謙虛的說法,因為我感覺得到我前方還有廣袤的世界,等著我去探索。我用「愛自己」的狀態來談,未必是作者指稱的「愛」。

關於「愛」,定義本來就人言人異。我自己也為了方便,暫且用四種層次,討論不同的愛。

一般所認為的男歡女愛,或者親子之間的愛,或許那些我們認為可以被給予的,不是作者認定的愛。愛要從受苦或煩惱中找,終於停頓了,那些能量化開了、釋放了,或許能看見屬於愛的金黃色的光亮。

「只要我們能夠理解這一些煩惱,這一些痛苦、衝突的時候,很自然地就會處在一種和諧、平靜、祥和、自在的狀態。這就是愛。」~劉素珍

在靜心的時候,我能感覺到自我的消融。那種在片刻之間,自我的疆界開始產生變化的狀態。

(通常我說到這裡,有些朋友就會浮現黑人問號了,這我最近才又剛剛體驗過。尤其我最近跟朋友談到,我就是高鐵、公車的那種奇妙感覺。)

當我們對自我的認同開始鬆動了,開始停止我們在虛空中的抓取,我們能略略看見我們本來的樣子。那是什麼樣子呢?或許什麼都沒有,或許有平靜,或許感覺喜悅,或許感覺千萬念頭竄動,而能在其中微笑垂眼靜觀…

不過,顯然我的功力不夠,我只能「偶爾」在這種狀態。或許,哪一天我有辦法時時刻刻進入這種狀態,有機會到其他世界走一走,因緣成熟,再跟大家報告。

「現在開始,跟你的身體在一起,跟你的情緒在一起,跟你自己在一起。」~劉素珍

我特別喜歡文案的這一句,回到身體,是我很在意的事。身體是構成情緒的根本,身體幫我們承受了不少情緒,能量淤積而緊繃。我自己沒試過用「釋放句」來處理,我比較常使用放鬆、拉伸等方法,搭配感恩,再進行靜心覺察。

跟自己在一起,是我常強調的概念。自我陪伴或者獨處,是療癒內省的重要功夫。

另外,我也很喜歡這本書的文案,把這本書的精要做了一些整理。邀請各位一起來閱讀,然後不管理不理解,都試著靜心放下,靜待頭腦裡的念頭停息,或許有愛現身。祝福您!

**************

當我們有一些傷害之後,我們的傷害就是我們的世界,拚命在傷害裡面複寫生命的劇本,不知道如何去看、去注意靈魂深處的感受。釋放就是讓我們面對這些傷害,學習如何覺知、清理,真正瞭解自己內在的受苦模式,療癒心裡的傷痕,修復身體的病痛。

釋放不是要得到什麼,成就什麼,達到什麼,而是讓阻礙我們體驗愛的能量剝落,回到我們原來的樣子,看見自己內在的愛。

◆讓痛苦隨能量流動
為什麼釋放的力量會這麼大?因為我們的痛苦就是從念頭製造出來的,試圖擺脫它就是一組念頭在對抗另外一組念頭,就會製造衝突,會沒完沒了。可是當你在注意你的痛苦的時候,你的能量會跑到注意來了,原來的對抗跟衝突就會停下來了,當我們的頭腦不再去干涉、不再去想要對抗痛苦的時候,那個能量自然就會流動了。

◆轉化傷痛即是轉化命運
釋放可以用在身心各方面,特別是心理上的傷害、創傷。當我們在傷害裡面,就是不斷地在製造受傷的迴圈,轉不出來,只有學會怎麼去清理這些傷害,才有辦法去跳脫。釋放就是鬆開你的傷害,改變你的命運,改變你的世界,釋放有這樣的一個力量,讓你了結你的傷害,然後跳脫傷害的迴圈。

◆喚醒內心潛藏的修復能力
現在太多人都習慣壓抑自己的情緒,當你不哭的時候,當你很理性的時候,這些能量都是凍結的,都是卡住的。不能哭的人,能量很可能凍結到心都死掉了,心死掉的人很痛苦,他身旁的人一定也不會快樂,因為他會變成一個無感的人:感覺不到痛苦的時候,其實也感受不到快樂。所以要練習跟自己的痛苦在一起。當你讓痛苦流動,平靜與快樂就在旁邊。

 

以上部分文字取自
當下的釋放: 解身體的痛,療心裡的傷。釋放的盡頭就是愛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7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