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ies

生前信託 Living Trust

Who will speak for you when you cannot?

 

美國前陣子天天上頭條的新聞就是Terri Schiavo的案子了,一個長達十五年的案子終於結束。這個案子所牽涉到的法律問題極為複雜,但是當初他若是有「生前意願書」(living will),就不會有今天這個轟動世界的頭條新聞了。

 

簡單提一下Terri Schiavo的案子 :事情發生在1990年,當Terri Schiavo因腦部缺氧成為植物人時才二十七歲。十五年來,他的父母和他的丈夫對於該讓他繼續靠管子活著,還是讓他走,處於對立狀況,告上法庭十幾次。最後是由聯邦法庭裁決拔除食物管,十三天後過世,享年四十二歲。

 

而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如果Terri Schiavo有寫「生前意願書」(living will),或是他親手寫的一張小紙條,都將幫助他所愛的家人避免這一切爭執和痛苦。

 

我和老公不打算有小孩,但是當我們結婚一年多後,我開始考慮起這個問題。有人笑我報章雜誌看太多才會想太多,可是當我想到萬一我老公不能自主,如果沒有living will,我將面臨和他的父母及弟弟,站在他的病床前爭執什麼是我老公要的。反之亦然。當然我相信他的父母及弟弟都是愛他的,但是並不代表他們知道什麼是我老公在那處境下想要的結果。我是他最親且最了解他的人,我們討論過這些話題,知道他要什麼,但是如果他沒有留下隻字片語,我就會處在兩難的情況。

於是在我到處收尋資料,聽說明會,終於在去年感恩節之前,和老公去了一趟律師事務所,辦理「生前信託Living Trust」。

就是因為我們不是很有錢的人,所以不願意付任何一毛錢在法庭遺產認證的手續費用上PROBATE),更別提在認證過程所需的時間。「生前信託Living Trust」裡不但有living willa durable power of attorney for health care,還有財產規劃及繼承。

 

辦理生前信託的費用從數百到數千元不等,但是比起法庭遺產認證的手續費或是家人打官司的費用來說,是非常值得的。困難在於大多數的人都不願意談到死,也不願意談到錢,但對我而言,我只是單純的希望,讓活著的家人活的快樂一點,不要因為如何處理我的狀況而反目成仇。我想這是比較負責任的做法吧。

 

台灣目前只有企業家等有錢人才有做生前信託之類的規劃,可是我覺得一般人至少也要有個「生前意願書」(living will),把該交代的事在紙上交代清楚,才不會發生萬一時,讓家人手足無措。

 

我是Sabrina Huang,萬一是我,我不想仰賴機器維生,讓我早一點走吧。

 

 

2016: Holographic Will in California

2017: 在我離婚後, 雖然單身無小孩, 我還是重新去辦了一個生前信託, 只為了減輕幫我處理後事的人的麻煩, 他們就按照我的信託處理就好.  我拒絕搶救, 不要仰賴機器呼吸, 死後將可用的器官內臟都捐出, 剩下的就火化, 海葬或樹葬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