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商周] 10,000個亞洲飯碗, 專找台灣人!

本篇文章摘自:
商業周刊第 1052 期

作者:林宏達

二○○八年,你的工作機會在哪裡?

現象一,日本工程師荒: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台南成功大學國際會議中心第三演講室,燈火通明,日
本東芝正在此進行人才招募,目標是剛畢業的台灣工學院研究所畢業生,這是東芝第二年來擴大在台灣辦說明會找人。東芝(Toshiba)將出機票把初步合格
者送至日本面試,錄取者將成為正式研發人員,起薪約合新台幣五萬九千元,是台灣大學畢業生起薪的兩倍。

現象二,紐西蘭農業人力荒:今年,紐西蘭全球最大人力資源公司藝珂(Adecco)在台招募六百位三十一歲以下年輕人,到當地採收水果。藝珂台灣總經理陳玉芬表示,這是台灣藝珂第一次接到紐西蘭藝珂委託專案。若以一天摘採五簍水果計算,月薪近新台幣八萬元。

現象三,新加坡製造業人力荒:今年,台灣藝珂還接到新加坡分公司的人力需求通知,誠徵通英文、海上挖泥的吊車工人,月薪新台幣十三萬。


象四
,杜拜、中國機師荒:去年十二月,四川航空從台灣挖角的二十六名機師正式上線,每人稅後月薪加上房屋津貼,每月收入約新台幣二十六萬,是台灣機師的一
‧三倍。而位在杜拜的阿酋航空(Emirates
Airline)甚至打出月薪一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十二萬元)的高薪,計畫招募一百名正駕駛,三百名副駕駛。

現象五,澳門服務業人才荒:去年,澳門永利酒店來台找大學畢業生,擔任服務生或發牌員,起薪新台幣三到五萬。

這些現象,勾勒出亞洲人才荒的樣貌。

《經
濟學人》(Economist)點出此趨勢:「這似乎很奇怪,在這個全球人口最多的地方,企業主最大的問題竟然是缺人。」亞洲缺人才的效應,如今外溢到台
灣,成為台灣人的新工作機會。根據一○四人力銀行統計,去年,中國以外的海外工作職缺遽增四二%,中國的職缺也成長八‧三%,兩者的人力需求成長幅度均創
歷史新高。

亞洲人才荒:人力需求成長創新高 成了台灣人的新工作機會

到底亞洲有多缺人?根據本刊收集國內指標型的人力仲介公司資料顯示,目前,亞洲各國登台找人的職缺筆數高達七千二百二十一個,需求人數超過一萬人。其中,除了中國是主要需求地以外,越南、香港是第二大熱門地點,其次則為日本、紐西蘭、澳門等。

這張需求表就像亞洲經濟的心跳圖,反映亞洲各國經濟的熱點。中國金融、外貿、製造、工程、網路產業都缺人才;香港和新加坡銀行業也在鬧人才荒;而越南則缺電信、生產的技術人才;工程研發人員則是全亞洲都缺。

「現
在,在亞洲找工作要比去美國容易,」台大商研所所長郭瑞祥觀察,這幾年歐美保護主義抬頭,加上經濟成長減緩,他觀察到學生們從美國回流亞洲發展的比率持續
增加,「往中國、香港、新加坡等地跑的人越來越多」。綜合麥肯錫、萬寶華、《經濟學人》等機構的資料分析,這波亞洲人才荒的類型有三:一、新興市場起飛的
人力需求;二,各國產業政策的更新;三,特殊人力斷層的結構需求。

首先,新興市場起飛的人才荒,約占這波人才荒的九成以上因素,其中,中國更是大宗。

中國現場:供需缺口差逾十倍 拿一、兩倍薪水搶專才


如,隨著中國航空業發展,《經濟學人》預估,中國到二○二五年時,需要機師將達到四萬名,平均每年需要二千二百名機師。現在,北京到上海的航線班班客滿,
中國航空公司想買更大的飛機,卻被中國官方擋下,因為合格飛行員不足,如果大量採購飛機,恐怕上得去、下不來。而一個有經驗的機師,需要至少新台幣一千萬
元和數年時間訓練。因此,現在中國的航空業正在全世界挖人,台灣機師因有語文優勢,自然是重點挖角對象。

只有約七十個精算師,未來五年,中國保險業擴張還需要五千名精算師,目前一個有經驗的精算師,年薪可達人民幣兩百萬元(約合新台幣八百九十萬元)。金融銷售人員,也很熱。中國股市正熱,各金融機構擴張需求很大,但中國中階經理人的離職率高達二九%,基層員工也有二○%,沒人敢花大錢訓練員工,人才供需缺口極大。從挖角的行情也看得出這股人才荒,一○四獵才派遣事業群副總經理晉麗明說,在台灣有帶信用卡發卡團隊成功經驗的經理,在對岸年薪高達新台幣兩百萬到五百萬元;有專業證照和五年經驗的基金經理人,年薪也是三百萬起跳。晉麗明說,能帶兵打仗的幹部,行情約台灣的一‧五到兩倍。

在新加坡、香港,金融業同樣缺人,尤其大中華區崛起,新加坡藝珂銷售總監陳彩燕說,在新加坡徵人,第一句話先問:「你會不會講華語?」


師、醫師也嚴重缺人,在中國,十三億人口目前只有十二萬名律師,比一整個加州的律師還少七萬人。至於醫師,《經濟學人》分析目前中國只有四千名全科醫師,
但未來若開放五百萬人的地區要有一家醫院,就至少還要十六萬個醫師。因此,去年中國開放台灣醫師考照時,就吸引不少台灣醫師報考。

在研發
人才部分,根據藝珂報告指出,目前中國只有六十萬研發人才,到二○一○年,需求會增加到一百萬人,每年還有十六萬人的缺口。尤其在半導體領域,中國甚至於
去年,在廈門開設IC設計園區,隔海對台灣工程師招手。南韓三星(Samsung)也於去年底,祭出「配房、配車、教育津貼」等優厚福利,來台招募半導體
業中高階人才,去年從台灣聘雇了十位以上的半導體人才。

第一大求職網站——前程無憂網最新調查,二○○六年進入中國的流通業者逾一千家,大陸流通業可說「一將難求」。因此,一個流通業的總監位階人才在中國的行
情約年薪人民幣八十萬到九十萬元,挖角的薪水可達台灣的一‧五到兩倍。光是去年,一○四人力銀行就接到五、六十件找流通業人才的委託案,連國際大企業如
Wal-Mart也來台灣找大批採購,「人數不限」。外貿人才、英文人才也十分缺乏。藝珂報告也指出,每年中國只有一○%大學生英文程度符合外商需求,二○○五年時,中國自己訓練的人才只有二十三萬,到二○一○年時,即使加上海外回來的人才,人數也只有七十萬。

二,
各國新產業政策的人才荒。譬如,目前新加坡政府正在全力發展半導體、生化、光電、博弈、金融等五大產業,預計在二○一五年以前開花結果。其中,新加坡開放
賭場,希望能吸引一千七百萬觀光客,成為該國產業的火車頭。在金融方面,更研擬取消遺產稅等賦稅,希望能取代瑞士成為有錢人的秘密基地。這些都造成新的人
才缺口。特別是半導體、光電產業,台灣人才都具有相對優勢。陳玉芬說,新加坡的薪水可達台灣的一‧五到兩倍,在台灣,總經理薪水新台幣四、五百萬元就算不錯,但在新加坡,兩千萬年薪者比比皆是。

三,人才斷層的特殊缺口。日本人
力派遣公司愛達翔研(Altech Shine
Company)業務經理市村貴彥表示,一九九○年代日本泡沫經濟時,各大公司都緊縮用人政策,不敢招聘員工,「現在公司裡幾乎看不到二十八到三十五歲的
人。」而這幾年,占公司人數最多的戰後世代開始退休,「因此各公司一開缺,甚至一次補上幾百名的職缺」。

工程師斷層 大退休潮來臨,徵人常以數百人計

《日經周刊》(Nikkei Weekly)就分析,日本缺乏軟體工程師的嚴重狀況,甚至會動搖日本最重要的電器產業。一支手機研發成本中,有七成來自軟體;一台新型的DVD錄放影機,軟體功能比過去要複雜兩百倍;但日本目前只有十九萬軟體工程師,日本政府估計,目前日本至少短缺九萬名軟體工程師。因此,從二○○五年起,日本打破過去人才鎖國的政策,對國際白領打開大門。譬如,愛達翔研從三年前開始,就在青島設立專門學校,訓練當地工學院畢業生到日本工作。過去三年,從中國訓練派到日本的工程師,人數成長了六倍。然而,「我們認為,台灣人的文化和日本更接近,所以到台灣來找人,」市村貴彥說。

澳洲現場:護士奇缺 列入最優先技術移民名單


外,在澳洲,因為澳洲新一代不願從事比較勞力的工作,護士等專業人才告急。《雪梨前鋒晨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就估計,因為缺乏護士,澳洲二一%的醫院必須雇用超時工作的護士。去年時,澳洲訓練的護士,只能供應澳洲七成的需要。到二○一○年時,澳洲
短缺的護士數目將達到四萬人。因此,澳洲政府把護士列為最優先的技術移民名單中。在澳洲,一個執業護士每週上班三十八小時,一年就能賺進約合新台幣一百二十二萬元的薪水。

上述現象,說明亞洲的新就業機會。

對台灣來說,什麼樣的人可搭上這班就業列車?如果是技術工作者,像護士、廚師等,「懂英文又有技術力的人已經不多,願意出國的人更少,」因此,這個市場是「有坑,卻沒有蘿蔔」。現在需要年輕的工科學生,填補研發人員的缺口。再者,新興市場各國,因為經濟崛起,亟須複製台灣製造、科技產業的經驗。因此,有「關鍵經驗」,能夠將台灣經驗移植到其他國家者,是最可能被挖角的人,但這機會不限於高階主管。「如果你是經理,但你懂某個重要的流程,就有可能有人挖你去,複製這個流程。」

市場需求:複製台灣經驗 社會新鮮人及中階專業人才吃香


年三十二歲的遠東飯店餐飲營運經理梁傑,就是受益者。之前他在遠東飯店服務時,只管理其中一家餐廳。然而,二○○六年時,他與一位外籍顧問共事一起設計旅
館標準作業流程,後來,那位顧問被挖角到杜拜當高階經理人,梁傑也一同前往,月薪從五萬漲了一倍,並由公司負責住宿、交通。更重要的是,他的工作更具挑
戰,負責整個集團橫跨阿拉伯地區二十幾家旅館共用的餐廳標準作業流程。

在當地,他必須跟二十多位總經理、餐飲總監協調,每次討論一字排開,梁傑的位階最小,但他從倒水的動作、上菜的服務次序,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拆解,直到說服二十幾個總監都蓋章才算數。「難就難在決定哪些地方要堅持,你才能在每個不同旅館,讓客人感覺得到的是一致的服務。」

「這個大工程,花了我八個月的時間才完成」,但這也是他得到最寶貴的關鍵經驗。後來,他因為準備結婚回台灣,也因著杜拜經驗,被老東家重用,管理遠東飯店所有八家餐廳的服務。「杜拜光是今年要開的飯店,就有十家,」梁傑說,以一家五百名員工的規模計算,十家就需要五千名新員工加管理人才,他當初服務的旅館集團也計畫再開二十家新的飯店,人才根本不夠用。「我還想再出國工作」梁傑說。有了不同文化的經驗,他跟未婚妻討論,結婚後考慮把家搬到國外,再出國工作。

前光寶工業設計師蔡嘉源,也因為在台灣科技業的關鍵經驗,成為國際市場上的搶手人才。二十五歲的蔡嘉源,香港專科學歷,原本是鐘表設計師,跳槽至光寶設計部門後,他學會如何跟台灣工程師一起合作,設計新的電子產品,拿到國際設計大獎iF、Red Dot等。與光寶約滿後,被杜拜電子公司挖角,薪水翻了一倍。不到一年,另一家手機大廠的歐洲設計中心,又挖他到倫敦。除了傑出的設計表現、中英雙語能力外,最大優勢在於,他有與世界製造基地——亞洲代工廠溝通的優勢。

「在倫敦團隊,會說中文的人,只有我一個人在亞洲工作過,」他說。雖然手機是歐洲人發明的,但是亞洲強大的製造能力,讓手機大廠現在都集中在亞洲,連歐洲手機公司都想找亞洲人才去工作。


際洛桑管理學院(IMD)教授佩珀爾(Maury
Peiperl)的一份研究指出,從二○○○年到二○四○年,隨著全球化的進展,跨國人才的需求,第一波是「企業外派人才」為主,各公司把人外派到新興市
場卡位;第二波則是「在地人才」的移動,此時企業為了節省成本,外派幹部會被在地人才取代;第三波,則是真正的「國際人」(global
citizen)崛起時代。在這階段,有跨國經驗的外派人才,隨著經驗累積、個人生涯規畫,會自己選擇在各個國家移動,尋找新的工作機會。


的研究預測,到二○四○年時,絕大多數的跨國企業人才,都將屬於「國際人」。陳玉芬認為,這波亞洲的人才荒,產生的新市場將刺激更多人成為科技人。在第三
波裡,人才和資金一樣,「哪裡有市場,人才就往哪裡去」,如果有關鍵經驗,全世界都會要你。像iPhone出現之後,觸控面板大紅,全世界都要找懂觸控面板的工程師;太陽能崛起,歐洲對太陽能技術人員的需求,也是求才若渴。

「技術人才、有跨國工作經驗、高階管理經驗的人才,都有機會,」她指出,像台灣的電子業人才,是有國際競爭力的;台灣的傳統產業,技術不斷在提升,技術密度很高,人才也很有競爭力;亞洲金融業需才孔急;光學、太陽能、甚至貿易人才,都有市場。而在這波亞洲人才荒,台灣人的優勢何在?台灣人才的機會在於,因為語文力而衍生的橋樑角色。因為中國崛起,台灣人同時會中、英文,可與國際接軌,又可協助國際企業打進中國市場,成為搶手人才。

台灣人優勢:懂中英文 了解亞洲代工運作、也較可靠


次,跟中國比起來,台灣人的國際觀強,可信任度高;跟星、港人才比較,台灣人的中文好、執行力高。像日商上市人力資源公司寶聖納(Pasona),最近就
剛幫日商企業找到一個中日文極為流利、又熟悉兩岸三地市場的人,由他負責做兩岸三地的溝通橋樑,這個位置,一年價值新台幣四、五百萬。

不過,台灣人普遍的缺點是,跨國工作的企圖心不夠強,「其他國家的人,很積極跟我們接觸,但我從來沒有收到過一張台灣來的履歷表,」陳彩燕說。尤其對技術人員來說,英文力仍是最大的關卡,如果願意克服語文障礙,也有意願出國,像護士、廚師等,都有機會在海外找到工作。


洲專業人才荒,對台灣工作者是個新機會。雖然官方公布:去年大專以上的失業人口創歷年新高;雖然一○四人力銀行統計,去年大學畢業生的平均起薪成長幅度一
‧四%,低於物價漲幅,實質薪資呈現負成長。但是「內冷外熱」,外國正在向你招手。當別人來買你過去的經驗時,除了金錢價值外,你該思考,這能否讓你取得
更上一階的「關鍵經驗」,你應該由此培養出未來的關鍵經驗,如此,路才會越走越寬。

自己創造機會  讓世界看見

沒喝過洋墨水  跨國企業照樣搶人

她在學時參加海外比賽、出國實習累積國際經驗

七十一年次的蔡菁容,是台灣「土碩士」,家境小康,在大三之前,就跟其他人一樣,她從未想過要出國工作。然
而現在,她卻身處香港銅鑼灣時代廣場大樓三十四樓,從會議室看出去,維多利亞港的景致就在腳下。她成為知名的波士頓顧問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BCG)香港分公司助理顧問。二十五歲的她,月薪是台灣研究所畢業生四萬元月薪的兩倍以上。

二○○七
年,她從台大商學研究所畢業前,兩封來自國外企業的錄取通知書就送進她的信箱,其中一封就是波士頓顧問公司。「像她這樣一畢業就到國外工作的人,一年也只
有一、二個,」台大商研所所長郭瑞祥說。在她這一屆的研究所同學中,除了另一個在中國工作的同學,她是唯一拿到海外工作機會的人。

雖然念的是台大,但比起新加坡、香港的學生,蔡菁容的出國交流機會不如競爭者,她如何讓自己被國際看見?

大學時代,「讀書我倒沒這麼認真,我選我有興趣的科目上課,」她最有興趣的是國際標準舞,有時一個星期要練上二十小時的舞,如果老師不點名,她也會蹺課。課業、社團和愛情三門學分,她都沒有缺席。但是大四時,出國工作的念頭,在她腦中開始發芽。因為那年,她認識了一位電機所的朋友,「他是一個很國際化的人」。有一次,蔡菁容參加他的聚會,「參加的人,各個國家的人都有,」他們討論的是世界各地的新聞和文化,她開始意識到,外面還有另一個更大、更有趣的世界。

大四那年,她和同學參加L’ORÉAL的行銷策略競賽,每晚,他們在肯德基討論到晚上十一、二點,得到台灣區冠軍後,接下來進階巴黎總決賽,準備過程打開了她的國際視野。像找外文系教授、業界人士指導他們用英文簡報,才發現「原來商用英文跟一般英文完全不同,」光文法、字彙正確還不夠,用字還要精準。


巴黎L’ORÉAL總部,她們和來自全球四十個國家的第一名競爭。同一個案子,各國團隊提出的行銷想法,大異其趣。過程中,跟不同文化的人相處,也是另一
個考驗,「一開始在會場,我也只能跟其他人聊,『你從哪裡來』之類的笨問題,」她說,慢慢的,她發現如何社交、找話題的技巧,要怎麼跟義大利人、西班牙朋
友打交道,跟日本朋友打招呼的時候,又要注意什麼。她印象很深刻,另一個二十歲的香港女孩,年紀雖輕,卻已經去加拿大交流過,還曾在印度的飯店實習。

蔡菁容雖然最後沒有得名,卻因此確立以後要成為國際人的目標。從法國回來之後,她盤點自己缺少的,正是國際經驗。因此,研究所一年級升二年級的暑假,她申請到法國,歐洲最大工業氣體公司Air Liquide擔任實習生。她不懂法文,對工業氣體的產業知識也一無所知,連最簡單的溝通也會產生誤會,不確定的環境,考驗她忍受挫折的跨國適應力。

每天上班的前半小時,「大家就會跑來跟你碰臉頰、打招呼」,下午大家聚在一起喝咖啡,五點鐘一到,大家就準時下班,到賽納河旁散步。有一次蔡菁容不小心工作到晚上六點,老闆用比平常嚴厲的口氣半開玩笑警告她,「擅自加班可是違法的唷!」下班出了辦公室,蔡菁容就成了張嘴的啞巴,「我的手語比法文好得多」她大笑。「bonjour!」,如果迷路,她會先用法文跟對方打招呼,把對方「騙」過來,再試著用英文溝通,如果不行,甚至畫圖、比手勢,最後總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次實習,其實也是Air
Liquide決定要不要聘用她的觀察期。她被指派設計一個橫跨歐洲十幾國、不同語言的線上目錄。如果只是埋頭苦幹,最後恐怕也要棄械投降,但她跟法國同
事變成朋友,有同事的幫忙,她才能專注想清楚設計目錄的邏輯。在她畢業的那年,Air Liquide決定聘她到巴黎工作。

在台大,像蔡菁容一樣聰明的人並不少,但能深入接觸不同國家職場和文化的機會,卻並不多。她的一些同學們也申請出國當交換學生,但多數人只修修學分就回國,像她這樣到國外比賽、實習的卻不多。因此,她在找國際工作的時候,更能掌握訣竅。譬如,她會練習「電梯簡報」,「你得在搭電梯的短時間裡,把公司要解決的挑戰,改變的重點問題,和你認為的解決方案,全部講清楚,」她說。

「我
被問過最困難的問題,就是在十五秒內介紹自己,」這個題目難在,如果別人學業成績和課外活動跟你一樣亮眼,你怎麼讓對方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先告訴他我跳
國標舞的經歷,接著才告訴他我是台大商研畢業的,再解釋為什麼跳舞的經驗讓我與眾不同,如何改變了我的Mindset(心態),成為多元的人。」

經過三年的累積,當她申請波士頓企管顧問公司的工作時,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跟新加坡、香港的對手相比,只要英文不要差太多,中文確實是我們很大的優勢。」

善用數字,履歷表四行交代清楚

從寫履歷表開始,她一行一行的端出自己過去累積的成績:第一行,先說明自己得過L’ORÉAL競賽台灣區冠
軍、在Air
Liquide的實習經驗;第二行,寫明自己是以前一○%的成績,畢業於台大工管系,即將從台大商研所畢業;第三行,說明自己曾參加過麥肯錫的校園學者計
畫,對顧問的工作並不陌生;第四行,她說明自己的個性和跨國生活的適應力。接下來,她並精確運用數字,列出像獎學金的金額,和她一起參加比賽的參賽者人數證明自己的成就難度,把自己的國際經驗、重要成就、個性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試時,波士頓顧問公司的主考官,丟出一個水泥產業的個案,要她在四十分鐘內,分析這家公司為什麼雖然賺錢,營收卻經常上下擺盪。她雖然不熟悉水泥產業,但
營收的起伏看來卻有些共同的規律,她丟出一個一個問題縮小解答的範圍,答案忽然變得很簡單,「這家公司的營收起伏,其實是因為景氣循環,」她的邏輯說服了
主考官。最後一關則是個性,主考官再問:「你遇過最挫折的事是什麼」,「去法國實習學到什麼」等問題,測試她的個性在不同文化下工作的反應,最後,她順利拿到波士頓顧問公司的工作。

「你為什麼想出國工作?」我們對她比同儕更早國際化的動機,仍然不滿足。她這樣答道,「我發現,這個世界就像個大房子,台灣只是其中一個房間,我想看看,其他房間裡究竟還有什麼?」

她實現了願望。蔡菁容的例子證明,要從一個好學生到國際人才,語言力、表達能力,和國際移動的性格都得打基礎。只要懂得準備,沒喝過洋墨水,照樣成為跨國公司爭著要的人才。

*蔡菁容國際工作履歷
年齡:25歲
學歷:台大商學研究所
海外經歷:打進L’ORÉAL行銷策略全球決賽;到歐洲最大工業氣體大廠Air Liquide實習;被波士頓顧問公司錄取,派至香港上班
最大收穫:學會跟各種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工作,直接看見各地的文化和想法

搭上杜拜起飛潮 , 薪水翻升兩倍, 她從飯店業跳槽電子業,掌握特殊能耐

凌晨四點,清真寺召集眾人膜拜阿拉的廣播聲響遍全城,不遠處是興建中的世界第一高樓,杜拜塔。鍾惠玲在清真寺的祈禱聲中醒來,開始一天的工作,她是少數靠自己找工作,跳槽到杜拜的台灣人。鍾惠玲今年四十四歲,她是杜拜第三大資訊通路商Almasa IT Distribution的產品經理,月薪約新台幣二十萬,剛被挖角到杜拜時,薪水是新台幣十三萬元,過去四年,她的薪水漲了五成。


她眼中,資訊通路在杜拜,「發展空間還很大」,她分析,現在還在初期,分工不像台灣這麼細,不管是代理、出口還是經營通路,都是他們的生意。鍾惠玲說,在
中東,她的工作和過去在台灣正好相反,她利用了解台灣電子製造業的優勢,當起亞洲和中東的橋樑,幫中東採購台灣資訊產品,「現在對我來說,從台灣搬到杜
拜,就像台北搬到台南一樣。」

但四年前,她一度以為自己的舞台就要消失。當時,她是一家主機板小廠,博登電腦的國際業務,月薪僅現在的三
分之一。當時主機板產業進入大者恆大的時代,大廠開始兼併小廠的地盤。鍾惠玲手上滿手的爛牌,比市場,她經營的是大家都覺得「難搞」的中東市場;比品牌,
她待的是沒人聽過的小公司,「開始覺得自己的舞台越來越小。」

那一年,博登被一家香港公司購併,同事紛紛到中國發展,她也在思考,「我該去嗎?我去了又能提供什麼不能取代的價值?」此時,杜拜Almasa IT
Distribution突然邀請她到杜拜工作,而且邀請了三次,「第一次,我以為他們在開玩笑」;第二次,她開始考慮;第三次,她下決心抓住這個機會,
和老公兩個人搬到杜拜工作,身價開始跟著杜拜的行情上漲!

中東公司願意挖她,是因為她把中東這個沒人要燒的冷灶給燒熱了。她那時賣的是台灣沒人聽過的博登「AZZA」主機板,她接手時,一個月只賣出一、兩千片;她接手後,在土耳其,卻可以每月賣出十萬片,與華碩等一線大廠抗衡。

鍾惠玲回憶,她第一次要去土耳其拜訪客戶時,正好碰上伊斯坦堡大地震,「回來的人都說很可怕,很多房子倒塌,」想到可能的瘟疫和混亂,許多人都打退堂鼓,老闆也跟她說,「你不去也可以。」但她卻想到,這是土耳其剛起步、一年一度的電腦大展,而且「客戶一直很熱情要我去」。


此,她還是選擇起飛,原本應該滿載的客機上,只有冷清的十個人。到了土耳其,整個資訊會場所有人都盯著她看,因為她是唯一的亞洲人,「客戶非常高興,覺得
有面子」。也因此,這位在土耳其擁有一整座銀礦城市的富豪客戶,與她成了最好的夥伴。「那個時代,有辦法的人,才能在土耳其做資訊生意,」她的第一次冒
險,成為她進軍中東最重要的一把鑰匙。

有一次,她又到土耳其,過海關時才發現,旅行社忘了幫她辦多次入境的簽證,無論她怎麼求情,答案都是「原機遣返」。在觀察室中,她與各色人種並肩坐著,空氣中傳來難聞的氣味,她如坐針氈。所幸客戶運用關係才幫她解圍。但是海關沒收她的護照,只發給她一張印滿土耳其文的臨時通行證,還囑咐她,「拿著這張紙,你不能離開伊斯坦堡」。但為了到地中海旁的小鎮開經銷商大會,鍾惠玲還是冒險離開伊斯坦堡,「這段時間,我沒有護照,如果出事,我就會人間蒸發,」她心有餘悸。

幾次冒險,凸顯她打死不退的決心,也因此讓土耳其客戶全力支持她,幫她在當地打行銷戰,名聲傳到杜拜。


鍾惠玲來說,要做資訊通路其實比一般人更困難。她原本在高雄國際商專念觀光,畢業後,在高雄港邊的藝品店工作,每次有船靠岸,她就要負責向下船跑單幫的船
員推銷藝品,但積極的她利用此時,打下英文會話的基礎。接著,她到台北剛開幕的環亞飯店工作,在旅館業一待十年,做到大堂副理,「我在旅館業學會如何聽懂
人的需求,」「你要聽得懂,他們沒說出來的話,」也因為這個訣竅,她能融入中東文化。

十年旅館資歷,聽懂人的需求

從旅館
業轉到電子製造,又接下吃力不討好的中東市場,她先從採購做起,從最基礎一顆顆零件學主機板的運作原理,只要她忘了一顆零件,主機板就做不出來,「一開始
真的壓力很大」。好不容易熬成國際業務,剛開始又因不熟悉中東文化,好幾次因為中東客戶吹牛,所有訂單流程都跑完,貨款就是遲遲不來,幾次害她損失上萬美
元的訂單。

「沒想到下次看到這個客戶,他照樣熱情跟你打招呼,就當沒發生這件事,」她苦笑。

「我其實一直沒有想過要出國工作,」但四年前,需要決定自己下一個舞台在哪裡時,她沒有選擇大多數人的路:去中國。反而,她選擇去一個陌生、台灣人不熟悉的杜拜。「去中國,能跑國際業務的人很多,我沒有無可取代的價值。」在中東,她懂中東文化,又懂亞洲的文化、語言,加上她熟悉亞洲的電子廠,想取代她並沒有那麼容易。

一開始,她也碰過客戶說,「我不跟女人談生意」,或者是冷冷的站在旁邊,不跟她握手,她也就入境隨俗,再觀察有沒有機會。她不只是到一個新的國家複製自己過去的經驗,「現在我是從製造端,換到通路端,」她正在杜拜學習做通路該會的知識,累積新的關鍵經驗。鍾惠玲在台灣遇到瓶頸,卻在杜拜開出花來,因為她知道自己重要的價值在哪裡,而且敢把自己放在最能凸顯價值的位置上,走出別人難以複製的一條路,給了她一個別人沒有的舞台。

*鍾惠玲(右)國際工作履歷
年齡:44歲
學歷:國際商專觀光科
海外經歷:杜拜第3大資訊通路商Almasa IT Distribution產品經理
最大收穫:從製造業換到通路,還找到了新的成長道路

不花一毛錢 , 半年走遍紐西蘭, 她邊打工邊度假,找到闖天涯的勇氣

二○○五年開始,紐西蘭政府針對三十一歲以下的年輕人,開放了新工作機會!

現年二十九歲的詹靜琪,就是搭上第一班新列車到紐西蘭工作的台灣女孩。二十六歲那年,六個月內,她體驗了四種工作形態,從旅館清潔人員、採橄欖、包裝蘋果到種葡萄,最後,她不但把旅費全部賺回來,還趁每週休假,搭乘蒸汽船、高山纜車、噴射船飽覽紐西蘭的湖光山色。

兩年前,詹靜琪也想像同學一樣,出國體驗生活,但家境不允許,因此,她想尋找「零成本出國」的方式。曾經,她想過到英國當志工一年,但這要付出八萬元的參加費用;她也想過去美國飯店打工,但因沒有飯店工作經驗,資格不符。拜紐西蘭政府開放政策之賜,她才能圓夢。


個機會,就是所謂的打工度假簽證,紐西蘭政府規定,三十一歲以下的年輕人可以至當地合法打工旅遊,但每個人一生只能申請一次,最長一年。因為紐西蘭政府希
望參加者能把錢花在紐西蘭,因此也規定,每份工作最長只能做三個月,每個週末和工作之間的空檔,就是長時間旅遊的黃金期。

詹靜琪的第一
步,就是要先找到當地的工作。她打開電腦,連上專供紐澳打工族找工作的seasonalwork網站,兩個星期內,寄出二十幾份履歷表,從超市、農場、餐
飲業等各式各樣的工作她通通申請,兩個星期後,紐西蘭皇后鎮的一家旅館最先回信,於是,她踏上紐西蘭的旅途,向皇后鎮報到。

在飯店,她每
天要負責打掃一層樓的客房,剛開始腰酸背痛,後來漸漸適應,但兩個月後,她開始覺得無趣,因此,開始找下一份工作,因為如果不排斥勞力工作,紐西蘭的打工
機會一點都不難找。於是,她陸續換了三份工作。她的工作,時薪在十一元紐幣左右(約合新台幣三百元),較辛苦的工作,一個星期可以賺到一萬多塊。


如,在紐西蘭南島的白蘭漢(Blenheim)小鎮,她在葡萄園套塑膠線圈、拔鐵絲、割塑膠套、收集接枝。「這是我在台灣不可能會做的勞力工作,感覺很新
鮮!但是過程卻是百感交集!」因為紐西蘭溫差大,凌晨天沒亮就要上工,她得穿著三雙襪子,五件衣服,冒著嚴寒去橄欖園工作,中午時,大太陽又會曬得所有人
熱到只剩下一件T恤,黃昏寒風吹起,再一件件的穿回去。

「在戶外工作,如果老天爺心情好的話,大夥工作時可以一邊欣賞四周被山環繞的美景、一邊呼吸新鮮的空氣、一邊聽著牛羊對話、一邊和外國人聊天練英文、狂拍
照紀錄,時光過得好不愜意!但是如果天公不作美,一天工作八個小時,夠你受的了!不管是颳強風,或是下小雨、下西北雨、下大雨,還是得硬著頭皮、咬緊牙根
撐下去!」她在部落格上這樣記錄。

其間,詹靜琪交了不少朋友,因為當地也有來自各國的年輕人,不少人碩士畢業,有的則是滑雪教練、獨木舟教練等,她說,「跟這些有才華的人聊天之後,有股激勵自己回國更要好好向上學習的動力。」


工作中,她也看到不同語言、文化背後的差異。雖然學的是外文,但剛到旅館報到的那一天,詹靜琪幾乎聽不懂主管濃厚的紐西蘭英式口音在說什麼,「make
bed(鋪床)」,當地人習慣說「make bid」,有一次旅館主管跟她說,「You have to clean the
ear.」詹靜琪楞了一下,以為老闆叫她掏耳朵,主管馬上指指天花板上的通風口說,「You have to clear the
air.」。「我花了兩個月才適應,」詹靜琪說,要在當地工作,只要會最基本的會話就好,「膽量其實才是問題」。

除了工作外,詹靜琪把握住每個旅遊機會,尤其是免費的。她發現,在旅館工作,就能用工作人員的身分免費參加許多當地行程,像直升機旅遊,只要起飛前半小時還有空位,就能候補上機位。有
一次,她翻開街上免費的活動手冊,用各家航空公司的免付費電話拚命找機位,剛開始得到的答案不是停飛,就是客滿,最後,終於有一家直升機公司說,「剛好,
我們還有一個空位。」就在最後十分鐘,她拔腿在路上狂奔,終於在出發前趕上,直升機起飛的那一剎那,看著地面慢慢縮小,詹靜琪驚呼,「好美!」

沿
途,她經過壯闊的山脈、峭壁,目睹億萬年的冰河奇景、高山瀑布與湖泊等,這趟直升機之旅,平常可是要價新台幣四千多元。之後,她每週休假時都用同樣的方法
爭取免費旅遊的機會。因此,她坐上紐西蘭著名的噴射船,坐吉普車參觀魔戒拍攝的場景,甚至搭小飛機遊峽灣、坐纜車登高。更厲害的是,不管在葡萄園工作,還
是出門旅行,她都帶著相機,她不但免費玩遍紐西蘭,還把過程通通拍下來出書,回台灣賺稿費!

工作近四個月,假期尾聲,詹靜琪拿著自己賺來的十二萬,環遊紐西蘭。她到紐西蘭最南端的小鎮,看抹香鯨家族輪流擺尾、跳舞。用美景和自由犒賞自己。結束精打細算的冒險旅程,詹靜琪不但把去紐西蘭的機票錢賺了回來,還有多餘的錢可以買紀念品回台灣。


然,這中間她也曾遇到陷阱。有一次她透過網路,委託一個印度人幫她找工作,一開始,對方熱心的幫她找房子,沒想到發薪水時,對方卻換了一副嘴臉,和她約在
停車場,神秘的拿出皮箱發薪水,藉口她工作不力扣錢。後來,她才發現「原來他就是網路上大家說的那個人(編按:這個印度人已經騙過許多打工度假的年輕
人)」。因此她建議,在紐西蘭打工度假,「要記得跟其他去旅行過的人打聽,要找有口碑的工廠,」薪水請雇主直接匯進戶頭較有保障。

「沒有這段經驗,我不會體會到家的溫暖、冷氣房的舒適,而且,我找到了勇闖天涯的勇氣。」她說,「你能想像不用花費一毛錢就可以出國玩半年,還可從深度旅遊當中累積智慧和歷練嗎?」因此,她總是鼓勵周邊的人,「如果你還沒滿三十歲,趕快把握一生只有一次的度假打工機會;如果你已經過了三十歲也沒關係,趕快鼓勵你身邊的年輕人放心去流浪!」現在,她還在不斷籌畫下一次的旅程呢!

*詹靜琪國際工作履歷
年齡:29歲
學歷:長榮管理學院翻譯系
海外經歷:到紐西蘭打工度假6個月
最大收穫:體會家的溫暖、錢的價值

同期有更多相關文章, 請點選盤點你的跨國移動力存摺亞太金飯碗哪裡找先摸清各國職場不成文規定十個實戰題搞定英文面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