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ge Freres Tea

我已經忘了, 最早是在哪裡得知有關法國Mariage Freres的茶, 身邊目前三款用密封罐保存的茶包, 還是2003年去巴黎的時候帶回來的. Mariage Freres 是一家擁有超過五百種茶葉的法國百年紅茶老店 (Since 1854), 不但有一本書專門介紹, 光在日本就有十三間分店販售它的茶, 以世界聞名稱呼, 真的不為過. 我還記得當時在巴黎的店, 一走進去看見一整面牆上的櫃子, 整整齊齊的擺滿各種不同名稱的茶葉罐, 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從何選起.  我知道Marco Polo (馬可波羅) 是廣受好評的一款, 所以就從它開始試, 結果最後我帶回美國的卻是Bolero (近日才剛喝完,

Paris-Toronto-San Francisco

早上七點起床,洗過澡就前往搭接駁巴士去機場,11:55am的飛機,因為要辦裡購物退稅的手續,所以希望早點到機場。我們約八點五分到機場,先排隊辦退稅,然後去Check in,那Check in的隊伍之長,讓我們等了一個多小時,然後安檢又排了一些時間,時間剛好我們直接前往登機室,連逛免稅店的時間都沒有。 五小時後到達多倫多,以為行李會直接掛到舊金山,所以就直接前往接駁出口,後來發現其他轉機的乘客都有拉行李才覺得不對勁,回頭問才知道在多倫多有美國海關,所以要自己拉行李,重新安檢,到舊金山是直接出關。害我們要回頭等候海官人員帶我們去堤行李,這一等又快一小時。﹝下次絕對不坐加航,不要在多倫多轉機﹞ 從多倫多飛舊金山又要十一小時,到舊金山是晚上七點半,等了半小時的接駁巴士,一車六人,我們又是住最遠的,所以到家時已經晚上十點了。馬克隔天要去台北參加電腦展,所以忙著整理新的行李,而我也是忙著整理一堆信件,一弄又是凌晨二點,七點又起床趕八點半的課,一直到下午三點半,然後去Costco洗相片、買水,回家又忙著洗衣服、澆花,也是搞到半夜才睡,結果還弄錯鬧鐘,七點弄成五點,我還納悶怎麼天還是黑的,既然起床了就洗個澡,上網,打電話給我姑姑聊聊天,然後去上課。 下次不敢玩到開學前一天才回來了,因為很累又不能馬上進入狀況。 現在了解別人會說“你不問有沒有去過義大利,而是問去過幾次”的原因了,因為歐洲真的是會讓你想一去再去的地方。

Milano-Paris

我們一早先前往火車站坐9:15到巴黎的火車,結果火車誤點了一個多小時,而且來的還不是我們原本預計的快車,所以車程上也耽誤了不少時間,到了法國邊境才換快車,不過整個車程多了二個多小時,所以當我們到巴黎的旅館時已經晚上七點。 當我們到達飯店時,朋友Melow已經打過電話到飯店還留了電話給我,真感動。﹝我們是網友,從來沒見過面,這次去巴黎還讓他熱情款待,真是感謝﹞經過聯絡後,今晚Melow夫妻帶我們前往一家高級正統法國餐廳,好在這家餐廳不要求著正式服裝,不然我們就沒機會見識一下所謂的法國菜了。餐廳內的分工很細,有專門點菜的經理、專門點酒的品酒師、專門點起司的人,好在有朋友在,不然我還不知道要從何點起菜咧。有趣的是,女生拿的菜單是沒有價錢的,男生的菜單上才有價錢,我本來還很納悶,難道法國人點菜都不用看價錢的嗎? 我們一共吃了四個小時﹝晚上八點多去的,吃到凌晨十二點多才離開﹞才把整套法國餐吃完,每一樣都一點點,但是吃到最後居然會覺得很撐,不過真是色香味俱全,而且細節繁複,每一餐都要換整套全新餐具,外加餐盤,相信他們的洗碗機一定超級大台,才能應付。和朋友夫妻聊了很多法國、美國、台灣的事,很愉快的一個夜晚。 我們在巴黎住的飯店是ibis,我們選在巴士底的那一間,附近有餐廳和商店,走一段路就可以到地鐵站,晚上又很安靜,飯店內部和房間雖然稱不上豪華,但也非常乾淨舒適。我們第一天都搭11路公車﹝二隻腳啦﹞,一早先從旅館走到巴士底市場 Merche Bastille的露天市集,我去旅行最愛逛當地市場,因為可以最貼近當地人的生活。看看市場裡賣些什麼東西,是非常有趣的。 再來走去羅浮宮買博物館三日卷﹝30歐元﹞,今天就先參觀羅浮宮。羅浮宮的壯觀美麗,要親身體驗才能感受,明信片是很難有相同震撼的。大半天在羅浮宮,挑選我們有興趣的慢慢看,然後就一路走去龐畢度中心,逛逛附近的商家,然後再走回飯店。用走路的好處就是每家店都不會錯過,一路上的風景,看到有趣的商店就可以走進去看看,悠閒的慢慢走,這就是自助行的好處。 巴士底市場 Merche Bastille文章介紹http://yilan.url.com.tw/travel/travel-020423.htm 我們第二天早上到龐畢度中心旁Café Beaubourg波布咖啡館享用有名的波布早餐。那一小碗的西式炒蛋真的好好吃,果醬也好好吃,沒機會吃到奶油。不過給足我一天的好心情和體力﹝誰知道巴黎哪裡有賣那個果醬和奶油咧?﹞。波布咖啡館的波布早餐,文章請看http://yilan.url.com.tw/travel/travel-011214.htm 我們買地鐵二日卷﹝17.50歐元﹞開始一整天的地鐵記,先去凱旋門,走樓梯到頂端共328階梯﹝比想像中要輕鬆﹞,在頂端可以看見放射狀的道路設計,遠眺艾菲爾鐵塔﹝可惜天空灰濛濛的,看的不太清楚﹞。隨後走在香榭大道﹝人行道真的好大好寬敞,微風徐徐吹來,好棒啊﹞,午餐吃三明治,重點是看過往的行人,然後在著名的LV總店購物﹝門口會看到有人在拜託觀光客幫忙去LV買包包,因為我猜即使不退稅,價格還是比世界各地要便宜許多﹞,我總算領教到LV的魅力。 我不是LV的忠實客戶,所以對他們的東西不如老客戶可以如數家珍,事先也沒做功課,想說去到那裡再翻目錄買就好。怎之人算不如天算,法國LV總店的小姐居然跟我說:We don’t work with catalog. 夠跩吧。好像他們認定每個客人都已經知道他們要買的那款包包的型號或名稱。沒辦法,只好用形容的,才找到我要的那個包包。可笑的是,總店居然沒有我老公要看的那個最新公事包,只好讓他們打電話向拉法葉百貨公司的分店預定,我們待會去看。 我們做地鐵到拉法葉百貨公司,地鐵出口就在拉法葉百貨公司裡面,不用怕下雨喔,不像台北捷運到SOGO的出口還在百貨公司的門口外面咧。拉法葉百貨公司那富麗堂皇內裝和屋頂,的確很漂亮又特別,可惜人潮太多,實在沒興致留下逛逛,所以買了老公的公事包,辦完退稅單後就離開,好像有點可惜﹝實在應該去它的地下超市逛一下的,聽說很棒的﹞。 第三天一早去艾菲爾鐵塔,現代美術館﹝早上門口有露天市集﹞,奧塞美術館,可惜沒時間去凡爾賽宮。下次吧。 奧塞美術館建造於1804年,在當時曾經是奧塞最高法院。其後,一場大火中付之一,土地地歸於奧雷安鐵路公司。1900年藉著萬國博覽會在巴黎舉行的機會,奧賽車戰備蓋起來,亦即現在的建築物。 三十年後,這個火車站因為無法跟上時代的進步,發揮不了應有的功能,形同廢置。後來,財團提出了將該建築物改建成飯店的計劃。但當時法國總統龐畢度,慧眼獨具,力排眾議,希望該建築物能以美術館的型態呈現,擱置了旅館的改建計劃,將車站保存了下來。四年後季斯卡總統發表一項奧塞美術館的構想,提出將就 車站改建成美術館的計劃。1986年12月9日,在密特朗總統任內,奧塞美術館落成開幕。「擁抱過往的情懷,在自由的思想下,盡情享受一切美的事物。」這是巴黎人的精神,其實不也是奧塞美術館的最佳寫照。奧塞美術館最特別的是,外面自然光線透過玻璃的天花板,灑落於展示場上,並隨著外射的光線不同,而用電腦探制室內的照明,是一項很聰明的設計喔! 奧塞美術館的一樓是19世紀中期到末期的作品;二樓展出新藝術風格的裝飾藝術品,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繪劃和雕塑;三樓大規模收藏印象派和後印象派的鉅作,成為奧塞著名的參觀焦點。位於市中心的奧塞博物館,緊鄰塞納河畔,對岸是杜樂利宮,是當今巴黎三大藝術寶庫之一,以收藏19、20世紀印象派畫作為主,而雷諾瓦的加雷特磨坊舞會、梵谷自畫像、莫內的藍色睡蓮等作品都是鎮館之寶。奧塞博物館依年代順序,分三個樓層展出豐富的藝術作品。一樓的繪畫作品多為1870年代之前,印象派及後印象派陳列於上樓層(Upper Level),自然主義、象徵主義位於中間樓層。大廳與中間樓層則展示雕塑作品,囊括了羅丹、杜米埃、卡波、竇加等藝術家的作品。

SFO-Toronto-Paris-Rome

我們是婚後一年才補度蜜月,於是決定好好玩他17天。因為我們都沒去過義大利和巴黎,加上聽說義大利的治安不太好,於是決定參加旅行團。我們義大利12天是跟台灣的皇家國際旅行社的團體在羅馬集合,從義大利南邊的拿波里、卡布里島開始玩,一路北上到龐貝、羅馬、梵蒂岡、阿西西、西恩那、聖吉米安諾、佛羅倫斯、比薩、維諾那、威尼斯、米蘭,我們自己在米蘭又多停留了一天才去巴黎,在巴黎玩了三天後才回舊金山。 第一天一早4:15 從家裡坐送機巴士出發,到達舊金山機場才五點。因為怕爬不起來,所以一整晚沒睡,想到飛機上再睡。這次是坐7:40am加航,先飛四小時到多倫多,停留三小時再飛六小時到巴黎,美國到加拿大的往返屬境內飛行,所以出境機場就不如國際機場有免稅店及餐廳。一早機場內的旅客還不少,等候安檢的隊伍一長條,電腦和底片不能放進托運行李,安檢要脫鞋和外套,但實際上不如傳說中那樣嚴格啦。 在後機室等候,閒來無事就到處走動,看到一排座位很高的擦鞋處,長的和電影裡的一模一樣。很有趣喔! 飛多倫多的飛機很小﹝因為是被當做飛國內線﹞,左右二排,商務艙是每排二個座位、經濟艙是三個座位,商務艙一個洗手間在前,經濟艙二個洗手間在後,我們剛好坐在靠窗的二個位子。第一餐是早餐「English Muffin」有點像是肯德基的比斯吉,中間夾一個香腸肉煎蛋。水果是香瓜、葡萄、橘子。麵包和奶油都是又冷又硬,不知是不是要我們自己帶蠟燭烤軟呢?(因為打火機不能上飛機吧) 在多倫多停留三小時,剛好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從機場的這頭坐接駁巴士到機場的另一頭,然後吃頓熱騰騰的披薩,在後機室的椅子上補眠,再飛巴黎。 飛巴黎的飛機也不大,不過感覺新很多,左右二排是二個位子,中間那排是四個位子,我們這次運氣不錯,坐在只有二個位子的左側,剛好馬克愛靠窗,我愛靠走道,而且還靠近逃生門和洗手間,與空服員對坐,腳還可以伸直。 上飛機後,機長就講一些例行公事,不過有趣的是,他還宣布機上有對新婚夫妻要去度蜜月﹝不是我們啦﹞,伴郎請機長特別公開歡迎他們,機上乘客聽到後也報以熱烈掌聲。與我們對坐的空服員得知我們也是要去度蜜月的,還特別問我們需不需要機長廣播歡迎咧! 我們在法國時間的早上八點抵達巴黎,外面的天氣是又霧又雨,轉飛羅馬的飛機是下午四點,原本還期望能換早一點班機去羅馬,一問之下才知道飛羅馬的飛機班班客滿,結果巴黎機場沒有置物櫃讓我們放行李,而我們又不願意拖著行李去市區,只好窩在機場等到登機時間了。在巴黎機場晃了六小時後的結果是—我不喜歡巴黎機場。所有的椅子都是金屬做的,都有扶手,所以你就不能躺著睡,東西的選擇少又難吃,多倫多機場還好一點(開始想念舊金山機場)。 好不容易到了可以Check-in的時候,我們早早進關,發現免稅店裡的東西實在不怎樣,就到登機室去等。這時候你就可以看見義大利人生性熱情的一面,旁邊有一位單身年輕女子,一群年輕義大利男子就接二連三的湊過去找他聊天,在我們的眼裡,實在有趣 (如果不是馬克一直粘著我,我應該也有機會吧)。 飛羅馬的飛機也是小,左右二排各三個位子,而椅套是綠色。飛了二小時到羅馬,發現羅馬機場更是簡陋,行李拿了就可以直接出關,沒有海關也不用填海關入境單,我看到一對義大利人好像是專程飛巴黎去買LV包包,因為什麼行李都沒有,只有二大袋的LV。 出了關,就去旅客服務中心問去飯店的搭車問題,結果他們居然說,飯店離機場很遠,只能靠計程車。還好我有做功課,訂房資料上明明寫著有飯店巴士可搭,還是自己去找吧。走到外面,尋找那標示不太清楚的站牌,剛好我們的飯店巴士開過我們面前停在不遠處。於是我們快馬加鞭趕去搭車。從機場到飯店約15-20分鐘,Four Points Hotel一晚110元,我們覺得物超所值,房間內部簡單明亮,除了沒有牙膏牙刷,其他一樣都不少,還有網路可用,你只要自備纜線。大廳有現場演唱,飯店還給我們二張歡迎光臨免費飲酒卷二張,最棒的是,當地餐廳是走路五分鐘就會到的。 我們洗完澡,就等不及去享用我們在義大利的第一餐,櫃檯給了一張該餐廳的廣告單,上面有列一些餐飲選項和價錢,和櫃檯確定一些義大利文後,我們就出門去吃飯了。那家餐廳算中規模,好像才裝潢不久,服務生很努力的用他的破英文來解釋及回答我們的問題。我們點了一個招牌披薩﹝服務生很疑惑的問我們就點一個披薩嗎,後來才知道當地人都是一人吃一個。披薩約12吋大小,招牌披薩是薄餅、上面有火腿、茄子、番茄、Artichoke和起士,那真是人間美味,好吃的說不出話來,不過呢,下次就不要點水了,因為一來是一大瓶,二來覺得那水有一個味道。馬克點了一杯紅酒,餐桌佈置費是三塊多(在義大利,坐下來吃喝就得多付一條“餐桌佈置費”),總共是18塊多,不過沒看到帳單上有含小費,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內含還是外含,所以我們還是給了一成小費。 用完晚餐回到飯店,我們到大廳旁的酒吧享用我們的免費招待卷,現場演唱的女歌手自談自唱,會唱好幾種語言的歌喔。大致說來,我們對第一晚的飯店和晚餐是滿意的不得了,明天一早要去機場和團體集合啦。  左圖是巴黎的卡不奇諾,長相和義大利的不一樣﹝奶泡上面有灑肉桂粉﹞,咖啡口感和味道也不一樣,而且還更貴,一杯要二塊半歐元。右圖是義大利的卡不奇諾,香濃味美,比巴黎的好喝太多,而且便宜,一杯只要一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