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and Wine, Travel, Trip to Italy

Milan, Como, Lugano 的餐廳 1

我們這次在米蘭住五天,科摩湖區住一天,瑞士盧加諾住二天。用餐距離通常不會離飯店太遠,大部分都是走路可以到,許多餐廳都是經由飯店櫃檯人員介紹,少部分是看旅遊書上的介紹,或是用餐時間看當地人都往哪家餐廳去,不論哪一種方式,當地的餐聽都沒有讓我們失望過,不過也害我回到美國後一秤體重,足足多了三公斤。我想應該不用多久就可以瘦回來,因為要回到現實生活,學校一旦開學,壓力一來,我就瘦啦。


米蘭第一天的午餐,我們剛好在Duomo外圍幾條街的地方,一間藥妝店買法國朵法DARPHIN的保養品,隨口問了專櫃小姐有關附近用午餐的好去處,後來我們去他推薦的那家,在門口看了菜單覺得太貴,所以我們改去在藥妝店之前經過的一家餐廳,看起來非常在地,很多當地人去,下午1~2點最忙,全客滿,門口有個轉盤式大衣架,供人放大衣和帽子。


這家餐廳叫C’ AZBERO DEL PEPE,地址是7 Largo Augusto, Milano 20122 電話是(02) 76 000 657,離地鐵紅線的S. BABILA站不遠,如果你手上有一張米蘭市區地圖,在以DUOMO為中心的放大圖裡,餐廳剛好在右下角那一塊。(收信用卡)


現場有一大塊的Proschtto供人現點現切,還有許多甜點也是現點現切。那天午餐,我點Spagatti €6,老公點Pizza 6.20 (忘了實際上的菜名),別看外觀不起眼,卻是我這一趟旅遊吃到最好吃的Spagatti,雖然有一點點辣;而老公也說這是他這趟旅遊吃到最好吃的Pizza喔。


我們在Como的午餐,是經由飯店推薦,一家離飯店不遠的「Ristorante RINO」,地址是Via Vitani 3, Como 22100 電話是031 27 30 28。餐廳的內部裝潢非常簡單家庭化,有璧爐、牆上有成套有圖案的盤子、有畫,非常道地的一家餐廳,因為裡面坐滿義大利人。


當日午餐有黑白松露喔,那我當然不肯錯過品嘗松露的機會囉。我點黑松露義大利麵Tagliolini con Tartufo nero 25,一盤麵上滿滿的黑松露片 (我想同一道菜要是在米蘭,不是價格雙倍,就是黑松露片的份量減半),我語拙,不知如何形容那個味道,很特別,但不會過度掩蓋其他香料或橄欖油的味道,非常earthy,自然大地的感覺。老公點Fiori del bosco (homemade ravioli) €11,味道也很棒。甜點當然不能錯過我最愛的紅酒烤西洋梨Pere al Chianti 4.50和一杯卡不奇諾 €2.50囉!家族經營的餐廳非常親切,知道我們要share甜點,還特意將梨子對切,放在二個碗裡才上桌。


01120606_como因為當晚很冷,又很早就餓 (義大利人都是晚上九點十點才吃晚餐),六七點就想吃晚餐的我,就決定在飯店門口的廣場角落的一間餐廳吃晚餐 (忘了拿名片,相片左上角那家有玻璃屋的就是餐廳),因為還早,只有幾桌人 (剛好都是遊客,因為都是說英文)。服務我們的那位男服務生非常幽默風趣,老公點紅酒,我點水,它幫我老公倒酒後,照例只倒一點點,讓客人試喝一下後,確定沒問題了才會將酒杯倒到八分滿。接下來他幫我倒水,他也只倒了一點點,然後停了幾秒鐘,我正納悶的時候,他才微笑的說:你怎麼沒試喝一下?﹝挖咧,不過那還不是最好笑的﹞。


我看他挺又趣的,於是我就問他叫什麼名字,他說:Leonardo Da…,我沒聽懂,要他重覆一次。他說:我叫Leonardo,姓Da…,和Da x x同姓 ﹝有點像我們報中文名字一樣,例如蔣中正的蔣﹞,然後他就走去服務別桌,留下我一臉茫然的樣子。我不死心,又問我老公那服務生的姓。我老公改用中文跟我說:他姓大,大危機的大。這下我更傻了,我只聽過日本人有姓海浪Tsunami,沒聽過義大利人有姓大。我覺得奇怪,又用中文問我老公說:你確定他是姓大危機的大?我老公說:當然確定,就是那個畫蒙娜麗莎的大危機嘛。這下我才反應過來,而且捧腹大笑,笑到我的眼淚都留出來,才好沒生氣的跟我老公說:是達文西的達啦,是二聲,不是四聲啦,那意思就差很多咧。


不過不能光笑他啦,我也常常說錯英文發音,也是意思差很多,只是我老公反應比較快,聯想力比較好,就算我發錯音他還是聽的懂我的意思。就拿我們搭的飛機公司來說吧。這是我第一次搭德國的Lufthansa航空,所以沒去注意那家航空公司到底怎麼唸,結果在舊金山的接駁巴士上跟我老公說:我們坐的那家Lasagna航空是在哪一航站下車? 我當時完全不知道我說錯,因為我老公一點反應也沒有,還是很平靜的跟我說是在第一航站下車,他卻是一直到他鬧了這個大危機的笑話後,因為不滿我笑到眼淚直流,才跟我說我自己鬧的笑話,我聽了笑的更大聲,因為那時候的我已經知道Lufthansa應該怎麼唸,自己回想當時的情況,實在笑到不行。這就是我們這一對台美聯姻常鬧的語言笑話,其實還很多好笑的,只是現在一時想不起來。


結果因為當時一邊用餐一邊寫這段故事下來,現在要寫文章才發現當時都忘了寫我們二個點的晚餐是什麼。我記得我們先點了一盤綜合起司盤,其中發現一種名為Tomino點的是炸小牛排,汁多肉嫩,皮酥不油膩,很好吃,不像有的炸出來很硬,配上番茄片和青菜。老公點gnocchi,麵粉和馬鈴薯泥攪拌在一起後,揉成細長條,然後切成一小節一小節下去煮, 配上起司丁和番茄丁。


我覺得那一餐還可以,實在是因為逛到很累,又冷,本來要去飯店介紹的那家餐廳居然沒營業,後來實在懶的在到處看餐廳菜單,才會就近用餐。吃完飯走一分鐘就回到飯店,算是好處吧。


接續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