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 USA Need Your Help

昨天在臉書上看到世界日報的一篇文章, 有關一位自己是第三代華裔, 由康乃爾大學畢業, 連續30多年幫母校面試申請學生的Andrew Young, 因為看到許多華裔孩子因為來自家庭和課業的壓力, 最後選擇自殘或自殺, 他為了防範華裔孩子自殺,幾年前成立社團「CLUB USA」, 關懷曾自殺或是自殺高危險群孩子。今年暑假, Andrew又在中半島租了一戶兩層樓的公寓, 作為孩子們的聚會中心以及緊急的庇護所, 讓那些一時對生命失去熱情的華裔學生, 能有個地方讓他們可以短暫休息後再出發。 我看到這篇文章後, 馬上寫信給Andrew Young, 問他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  我們今天在電話上聊了一個多小時, 聽完了我很心痛, 尤其當中有一個孩子自殺被救回後在病床上跟Andrew說, 因為他知道用自殺是唯一一種可以讓母親很傷心的方法, 讓我不禁納悶, 父母有多不願意聽孩子說他心裡的話, 孩子才必須選擇用這麼激烈的方式來傳達他的想法啊.

[Cupertino] 中醫師 – 吳奇

去年底和許久未見的老友Valerie見面, 發現她容光煥發, 和我之前看到她氣色虛弱, 臉色蒼白有很大的差別. 詢問之下, 得知那是她去吳奇在Cupertino的中醫診所調養了七八個月後的成果, 讓那時身體狀況不佳的我, 有了希望. 吳醫師的中醫診所就在Apple附近, 離Highway 280的De Anza Blvd出口很近. 獨棟的大房子, 有自己的停車場. 這棟大房子的左邊 (面對那三棵樹的左邊)是診所, 右邊是挑高的空間, 有時候出租給人辦座談會, 有時候吳醫師用來上課. 診所大門進去, 先看到一個美麗的木雕屏風. 左看就是他們附設的中藥行, 病人就不用多跑一趟去抓藥. 然後就會看到寬敞舒適的大廳,

All In One Dental in Dublin

上週五去Dublin幫All in One Dental牙醫診所拍照. 讓我跟大家說一個緣份的故事. 八年前我到Dr. Shane Huang牙醫師位在Cupertino的Alpine Dental看診, 當時的診所才開幕半年, 所以我算是元老病患, 後來我也把我老公馬克拉去給他看啦. 跟許多Small Business一樣, 多半都是夫妻檔兼夥伴開始, 自己做生意不容易, 所以時間一長, 我們和他們夫妻都變成朋友, 偶而也會一起外出吃飯, 因為我們都是自己做生意, 可以聊的生意經很多, 加上我後來的美髮師(崗澤森)也是醫師太太介紹給我的. 幾年前我有一顆大臼齒需要植牙, 才知道原來Shane的弟弟James也是牙醫, 他擅長植牙,

[Cupertino] Sushi Hana Express

位在Cupertino的Sushi Hana Express是由一對台灣夫妻檔開的, 原本他們是在路易斯安那州的的紐奧良開快餐店.  這家店好像是二月底開幕的, 我是因為Cupertino's Chamber of Commerce才得知這家店. 和朋友去過一次後就變成常客, 沒事就會帶不同的朋友去吃. 它的地點不算好, 在Stevens Creek上, 近Lawrence, 位在AAA Vacuum & Sewing的那個Plaza, 必須靠口碑來贏客人 . 這家店不論是用餐區, 廚房, 或是廁所, 都保持的非常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