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 USA Need Your Help

昨天在臉書上看到世界日報的一篇文章, 有關一位自己是第三代華裔, 由康乃爾大學畢業, 連續30多年幫母校面試申請學生的Andrew Young, 因為看到許多華裔孩子因為來自家庭和課業的壓力, 最後選擇自殘或自殺, 他為了防範華裔孩子自殺,幾年前成立社團「CLUB USA」, 關懷曾自殺或是自殺高危險群孩子。今年暑假, Andrew又在中半島租了一戶兩層樓的公寓, 作為孩子們的聚會中心以及緊急的庇護所, 讓那些一時對生命失去熱情的華裔學生, 能有個地方讓他們可以短暫休息後再出發。 我看到這篇文章後, 馬上寫信給Andrew Young, 問他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  我們今天在電話上聊了一個多小時, 聽完了我很心痛, 尤其當中有一個孩子自殺被救回後在病床上跟Andrew說, 因為他知道用自殺是唯一一種可以讓母親很傷心的方法, 讓我不禁納悶, 父母有多不願意聽孩子說他心裡的話, 孩子才必須選擇用這麼激烈的方式來傳達他的想法啊.

專業推拿師 – Isabel Sun

Isabel Sun (伊莎貝爾 孫) 是灣區少見的台灣女推拿師, 長得漂亮, 又雞婆熱心, 我有幸給她按過一次後就黏住了, 我想全身推拿做得透徹要二個小時吧 (除非你身體健康, 只是做保養的). 以她的技術水準, 她的收費算物超所值, 一小時八十塊 (小費任給, 不給也不會給你臉色看, 但是她按的那麼好, 你一定會想給小費來讚賞她的) . 她住在Redwood City, 終於在Cupertino找到工作室的地點 在3011 S De

You want Rebate, really?

踏入地產業五年, 我們的地產客戶中, 約三分之二是白種人, 包括美國人和歐洲人; 約三分之一是亞州人, 這包括台灣人, 大陸人, 日本人, 韓國人, 越南人, 印度人以及美籍亞裔等等. 你可能很納悶, 我是台灣人, 講中文, 為甚麼只有三分之一是亞裔, 答案很簡單, NO Rebate. 我們Self-Employee就是靠佣金過日子, 不論你花多少時間帶客人看房子, 看了多少棟房子, 有房子交屋才有錢拿, 那你如何期待一個對自己的苦汗錢都可以輕易放棄的Agent, 會對你的苦汗錢, 錙銖必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