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eese School (上起士課)

人的口味真的會隨著時間和環境而改變, 我記得我剛到美國的時候, 不敢吃生魚片或Wasabi, 不敢吃Burrito (墨西哥麵餅糰), 不敢吃起士 (除了做三明治的那幾種), 不敢吃義大利火腿 (Salami and Prosciutto), 不喝紅白酒.  七年半過去, 除了還是不喝紅白酒之外, 其他的都從不敢吃到很愛吃, 甚至還跑去上課 (所以不要太鐵齒). 昨晚和幾位朋友到舊金山上了一堂起士課, 從沒有下班時間去舊金山, 平常不用一小時, 沒想到五點出門還是遲到, 因為開了二小時才到, 結果就錯過了前半小時的說明.  也因為我們是臨時才想參加, 所以唯一一堂課還有名額的是昨晚的Farmstead Cheese, 11月和12月的其他課程全滿. 這一堂課共有十八位參加 (12女6男), 據說是最小班的, 通常會有近三十位, 可能是因為這堂課的課程簡介說的不夠吸引人吧. 入座後發現, 每個人桌上已經擺好一杯2006 Armand Roux, Verdillac, Sauvignon Blanc, Bordeaux的白酒, 一杯2006 Rive Sud, Pinot Noir的紅酒, 一盤削好的水果 (葡萄, 西洋梨, 蘋果), 一碟的蜂蜜, 一碟Apricot果醬, 一盤的法國麵包片, 一盤水果乾 (櫻桃乾, 蔓越莓乾, … Continue reading The Cheese School (上起士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