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ealing in Relationships Program by Artie Wu | Preside Life

感情 – 應該是所有人的生命中最常問的前三大問題 (感情, 金錢, 工作), 不論是卜卦問神算流年或諮商, 問得不外乎這三個主題 (我自己的經驗也是), 情侶或夫妻之間的感情問題大概是一輩子的功課 (親子問題緊接在後). 我這輩子一路走到這, 也經歷了不少人生上的各式問題, 也因此開啟了我走上自我成長和修行的這條路, 因為我希望能減少痛苦, 尤其是來自心靈上的痛苦 (當然也不想有身體上的痛苦), 所以我也接受了好幾年的心理諮商, 看了一些有關感情/婚姻或身心靈方面的書, 接觸和學習不同的療癒方式和身心靈的課程, 慢慢的發現, 追根究底到最後, 很多根源都來自童年, 甚至在媽媽的子宮就開始 (暫且不提前世那一塊).

[頌缽音療] Atma Buti Sound and Vibrational School in Boulder, CO.

Vibrational Sound Association2017年八月底所開的課程是我第一個Sound Therapy課程, 從此以後就愛上了頌缽音療, 這一年多來也幫不少朋友和客人做療程, 體驗過的人個個讚賞. 今年初我在East West Bookstore看到一本How To Heal With Singing Bowls的書, 才知道Boulder, CO有一間Atma Buti Sound and Vibrational School, 於是上官網查個仔細. Atma Buti

科學家發現:打坐能治癒很多不治之症?!

「坐禪」又稱禪修、靜坐、打坐,它是佛教中的一種基本修煉方式,最早由古人的散坐和跪坐演化發展而來。我國傳統的靜坐養生功法,實際最早可追溯到五千年前的黃帝時代。 據《莊子》一書記載,黃帝曾向名叫廣成子的人詢問學習長壽之道,廣成子說:「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勞汝靜,乃可長生。目無所視,耳無所聞,心無所知,汝神將守形,形乃長生。」 以上這段精闢的論述,實則就是在靜坐中的真實感受和長生之道。 靜坐既可養身延壽,又可開慧增智,故佛家的大乘、金剛乘及道家、儒家、瑜伽術對打坐都很重視。 《釋禪波羅蜜》雲:「若欲具足一切諸佛法藏,惟禪為最,如得珠寶,眾寶皆獲。」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曰:「因息修禪,疾得禪定。」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和馬里蘭州大學哈里博士經五年研究後說:「冥思靜坐可對視力、血壓、認識功能的激素水平提高大有好處,另可治療許多不治之症和心臟病、關節炎等慢性病。」 美國耶魯大學醫學院外科醫生伯尼•塞格爾也認為:「沉思冥想是鬆弛思想的行動,可治被視為絕症的愛滋病和癌症。」 荷蘭科學家研究表明:打坐沉思者比其它人致病的可能性低50%,在感染威脅生命的重病方面低87%。 另外,科學家還發現,靜坐時大腦中出現的大量α波,可很明顯的促進一種荷爾蒙激素的增長,從而會使血管擴大和血液暢通,會使人體機構組織細胞進行新陳代謝不可缺少的物質— — 三磷酸腺甙明顯增高,會大大增加人體的免疫功能。 據《世界科技譯報》報導:美國瑪赫里希處置大學,自然醫學和預防中心主任羅伯特•施奈德經多年研究後說:「超脫靜坐似乎能夠恢復身體的自我修復機制和自我平衡的機制,它對神經激素和部分神經系統都起作用,從而有助於緩解心髒病和其它一些疾病的症狀……這種技術是一個自然輕鬆的過程,能使你達到舒適安靜的機敏狀態。」 研究人員還說:「如每天靜思兩次、每次20分鐘,這是預防和治療心血管疾病的有效方法,並可用做傳統心髒病治療的輔助手段。」 美國伊利諾斯大學的科學家們對40名學生進行靜坐生理實驗觀察表明:只要靜坐5至10分鐘,人的大腦耗氧量就會降低17%,而這個數值相當於深睡7個小時後的變化,同時發現受試者血液中被稱為「疲勞素」的乳酸濃度,也在不同程度上有所下降。 久坐必有禪 小乘佛教講:「久坐必有禪。」 靜坐不但可增長功力及養生療疾,另外還可以開悟增智、頓悟宇宙人生大道。 據新科學家網站近期報導:美國肯塔基大學的科學家發現,如果你一夜沒睡,但只要打坐40分鐘就可彌補缺覺的不足。 研究人員讓10位一夜未睡的受試者分別讓他們或打坐、或閱讀、或聊天、或睡覺,40分鐘後又對他們進行「心理動作警覺作業」測試,其實驗結果令研究人員震驚。 儘管所有的受試者都沒有練過冥想打坐,但40分鐘後他們馬上就能有卓越的表演。而經40分鍾小睡後的受試者,則需至少1個小時後才能從朦朧中清醒。而那些聊天的和閱讀者,對恢復精力都沒有絲毫的幫助,這說明冥想打坐對大腦確實有不可思議的幫助。 美國俄亥俄州的某空軍基地實驗室科研人員,從事大腦研究幾十年後發現,人大腦的活動有幾種不同的類型,既有8至13HZ的α波、14至25HZ的β波、4至7HZ的θ波、1至3HZ的δ波。 當我們大腦處於緊張、情緒激動或亢奮時,往往會出現β波;而當我們處於安靜休息的清醒狀態下時,在腦中會出現α波;而在極度疲勞或熟睡時,大腦中出現的是δ波;而成年人受到挫折、鬱抑及精神病患者和少年兒童,一般大腦中出現的是θ波。 美國哈佛大學華萊士教授,在對修煉者做松靜時的腦電波測試中發現:人體虛靜時,頭部前額區和中心區的α波強度會大幅度增加,頻率由20HZ以上減慢至8至9HZ。原主要分部在大腦後枕部的α波節律逐漸向前額部位轉移,其強度增高了425%至525%。而神經細胞的電活動高度有序化同時發生變動,其程度是不練功的4至5倍。另外,科學家還發現,常期冥想打坐,可增加前額葉腦皮層和右前腦皮層的厚度,而這些區域是控制人注意力和感知能力的地方,許多科學家、作家、發明家等名人的前額葉腦皮層都厚,而且他們的腦電波大部分時間都處於α波頻率,這說明坐禪確實能使大腦敏捷並容易產生靈感。 《大智度論》曰:「